周睿纪清芸小说《超凡天书》~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周睿纪清芸小说《超凡天书》~

来源:FK美剧人气:348更新:2019-10-07 12:47:52

15.你的奔驰呢

既然周睿说了,纪清芸也不好就这样走,便对开车的男人问:“秦总,能不能让他搭个便车?”

秦世杰呵呵一笑,说:“既然是你老公,那有什么不可以的,上来吧。”

周睿也不客气,直接打开车门上去了。

从后视镜瞥了眼,秦世杰眼里闪过一道充满敌意的目光。但立刻又把眼神变幻回来,一边启动车辆,他笑着问:“怎么,周老弟也来宏业集团谈业务啊?”

周睿摇摇头,说:“随便走走而已。”

“哦,倒挺有闲情雅致的。”秦世杰又笑了声,说:“我听人讲,你开了家书店?虽然不怎么赚钱,不过这个点就到处闲逛,书店不用看着吗?”

周睿哪里还听不出对方暗中的讽刺,便冷声说:“怎么了,法律规定这个时间不能关店吗?”

“周睿,你怎么和人家说话呢!”纪清芸立刻开口训斥道,然后又对秦世杰说:“不好意思啊秦总,周睿平时很少和人交际,说话就这样。不过书店虽然不怎么赚钱,却还算自由,我觉得挺好的。”

不管怎么说,周睿都是她盖过章的老公,哪怕已经打定主意要分开,纪清芸也不想让他过于难堪。

周睿听出纪清芸在帮自己说话,心里微微一暖。只是想到她其实也是为了自身的面子,又不禁感到失落。

什么时候,自己才真正能让她看得起呢?

秦世杰心里冷笑,一个开破书店的,月利润连一千块都没有,要什么自由?

纪清芸年轻貌美,又有能力,在公司内外,不知多少人瞅着这朵花流口水。秦世杰也不例外,虽然早就听说纪清芸嫁人了,可那又怎么样?

一个窝囊废老公,能跟他这种刚满三十岁就当上总监的人比吗?

只要自己多表现点实力,说点甜言蜜语,纪清芸早晚是他的人!

抱着这样的想法,秦世杰更希望能当着纪清芸的面去贬低周睿,好让她做出一个更清晰的判断。

笑着拍拍方向盘,秦世杰说:“自由啊……这词听着挺好的,不过这个世界,还是钱说了算。就说我这车吧,刚买的奔驰E级,最新款的高配,上路都快六十万了。你说要是没钱,还不得站在路边等车,或者去挤公交车啊?可那种车,又不按你的想法去运行,连个人时间都无法支配,又哪来的自由?所以要我说,这男人啊,还是会赚钱靠谱。哦,我不是说周老弟不会赚钱啊,就是讨论自由嘛。怎么样啊周老弟,你看我这车还成吗?”

周睿扫了一眼前后,然后点头道:凑合吧。

秦世杰听的冷笑:“听周老弟这意思,好像觉得我这奔驰E级不咋滴啊。怎么的,周老弟平时都开什么车,比E级更高的S级吗?”

“怎么,我开奔驰S级不行吗?”周睿冷声问。

纪清芸皱起眉头,再次呵斥出声:“周睿,说完了没有!”

秦世杰哈哈大笑出声,拍着巴掌道:“厉害厉害,看来公司的人都说错了,纪副总监的老公都开奔驰S级了,我这个总监才开E级,真是太丢人了。”

“停车!”纪清芸忽然道。

秦世杰转头看她,却见纪清芸面若寒霜,只好把车停住。

待车子停在路边,纪清芸直接解开安全带下了车。秦世杰连忙道:“哎,小芸,我不是针对谁的意思,你别误会啊!”

“很抱歉秦总,我没有生气,只不过觉得心情不太好,想散散步,你先走吧。”纪清芸说着,敲敲车窗,冲周睿道:“还不下来!”

周睿这才从车上下来,不等秦世杰多说什么,纪清芸已经扭头朝前面走了。

周睿看出她生气了,连忙追过去,这时候,秦世杰从车窗喊他:“哎,周老弟,什么时候把你的奔驰S级开过来让我也长长见识啊。这么好的车,我还没见过呢!”

冷冷的看他一眼,周睿没有理会,朝着纪清芸追去。

坐在车里的秦世杰看着他的背影,撇撇嘴,不屑的道:“什么东西,还奔驰S呢?十来万的国产车你都买不起吧,废物一个,在这装大尾巴狼!”

很快,他启动轿车,从纪清芸和周睿身旁疾驶而过。

周睿已经追到纪清芸旁边,见她仍然冷着脸,便问:“你生气了?”

不说话还好,一说话,纪清芸直接停下,冷冷的盯着周睿,问:“你的奔驰S呢?开出来让我看看。”

周睿怔然,然后明白过来。

见他不说话,纪清芸冷笑出声,说:“怎么,拿去洗车了还是保养了?周睿,我以前一直以为你虽然没本事,却不会像别的男人一样喜欢吹牛来掩盖自己的无能。但现在,我错了,你也是一个虚伪到极点的男人!”

眼里的失望,浓的如同实质。

车里的对话,让纪清芸感受到了耻辱。

哪怕知道秦世杰是在嘲讽周睿,可如果周睿不吭声,她反而会帮忙说话。

但是,明明没本事,你却偏要逞能,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吗?

整个公司,谁不知道周睿是个窝囊废?

丢人,太丢人了!

周睿嘴角发苦,说:“我没有那个意思……”

“那你是哪个意思?”纪清芸盯着他,满脸的冷漠:“再者,人家说错了吗?这个时间,你不看着书店,跑来这闲逛什么?连开奔驰S你都敢说,是不是下一句要跟我说,宏业集团的总裁请你来谈一笔大业务啊!”

周睿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虽然事实确实是这样,可如果真告诉纪清芸,章鸿鸣请他来帮忙看风水,估计一口唾沫直接就吐过来了吧。

为什么刚刚发生的事实,却说不出口呢?

周睿憋屈的很,又没办法去解释,只能习惯性的耷拉下脑袋。

“现在我连失望两个字,都不想跟你说了,更不想看到你!别跟着我!”纪清芸说罢,转身就走。

看着她坚决的背影,周睿叹了口气,心里郁闷到极点。

等他回到家的时候,天都黑了。

敲门后,岳父纪泽明过来开了门,周睿这才看到,一家三口正在吃饭。

他们从来没有等周睿一起吃饭的习惯,也不觉得需要有这种习惯。不过场面话,还是要说说的。

“还没吃饭吧?正好一起吃。”纪泽明说。

“老纪,磨蹭什么,菜都凉了!”宋凤学不耐烦的喊着。

跟在纪泽明后面到了饭桌前,还没来得及坐下,纪清芸已经把筷子一放,冷冰冰的说:“我吃饱了。”

说罢,她推开饭碗就回了卧室。

“小芸这是怎么了?工作上又遇到麻烦了?”纪泽明问。

“不然呢,一个女孩刚出校门两三年,还没人能帮她。”宋凤学说着,瞥了周睿一眼,哼了声道:“真是倒胃口!”

纪泽明可能觉得气氛有点尴尬,便招呼周睿去厨房盛饭。

“就你天天装好人!”宋凤学今天心情也不好,直接推开饭碗也不吃了。

看着起身要进卫生间的岳母,周睿犹豫了下,还是开口喊住她:“妈,有个事我想问您一下。”

“你问我?你是脑子生病了需要治吗?”宋凤学没好气的说。

周睿低着头,说:“我听人讲……你的诊所之所以没过批,是因为卖假药被人投诉……”

“你放屁!”宋凤学一听这话,直接就炸了。她快步走过来,一巴掌拍在桌子上:“你听哪个混蛋说的!我卖假药?我还卖老鼠药呢!谁不知道我的诊所干干净净,从来不卖假冒伪劣的药品。”

偷偷瞥一眼卧室门,周睿没敢说这个消息来自于工商局长。如果说的话,估计满屋子连狗都不信。

他只好说:“今天有个工商局的人来我书店买书,我就随口问了一声,他是这样说的。”

“我宋凤学就是饿死,都不会卖假药!”宋凤学骂了一声,然后又狐疑的看着周睿:“我找工商局的科长都问不出原因,随随便便一个工商局的职工跑你那买书就跟你说了?”

“可能那个人口风不怎么严吧,不过我觉得他可能说的对,您要不然……”周睿回答说。

“你觉得?”宋凤学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有什么资格觉得?你是医生啊,还是个官啊?就那么个破书店都看不好,跟我说你觉得?赶紧收拾碗筷,然后哪凉快哪呆着去!本来就烦,还听你在这胡说八道!”

眼看着岳母怒气冲冲的回了卧室,把门板摔的砰砰响,周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纪泽明看看卧室,最后叹口气,拍拍周睿的肩膀,道:“其实吧,你就看好你的小书店就行了,我们对你的要求不高,别瞎操心。”

这话的潜意思,就是干好你自己那份丢人现眼活,家里的事你没本事管就别添乱了。

周睿听的明白,没有解释什么,低着头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。

纪泽明回卧室后,还能听到里面宋凤学的骂声:“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跟我胡咧咧,昨天隔壁超市的老板跟我说,没过批是因为得罪了工商局长的亲戚。今天这个废物又跑来说我卖假药,怎么的,我宋凤学的诊所莫名其妙就出那么多事了吗?”

16.这三套商铺属于您了

周睿听的一清二楚,却还是仔细的把家务收拾好。

只是等他准备回卧室的时候,才发现房门已经反锁了。苦笑一声,只得回到沙发上坐下。

京巴狗跑来跳到他腿上,窝成一团,缓缓抚摸着它的毛发,感受着家里唯一的善意,周睿郁闷坏了。

直到把道德天书拿出来,看着上面的三团金光,他眼里才逐渐多了丝自信。

别人看不起他没关系,那是前些年的过错导致,怨不得谁。

但是现在,他不希望还过从前的日子。就算纪清芸无法原谅自己,周睿也希望能在分开前,尽可能留给她好一点的印象。

而道德天书,就是他的底气!

拿出手机,找到纪清芸之前设计的钻戒图。盯着设计图,周睿在心里默默的想着。

很快,天书上的一团金光消散,一枚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钻戒,则从书页中显现出来。

纪清芸的设计功底还是很不错的,而且由于钻戒是靠道德天书生成,无论切工还是颜色还是净度,都是最顶级的。加上那超过一克拉的大小,足以令任何一个女人动容。

拿着这枚钻戒,周睿也着迷了好一会。

抬头看向卧室门,估摸着现在就算去敲,可能也是被骂回来的结果。何况如此完美的钻戒就这样送出去,也太儿戏了。

周睿希望能够慎重一点,最起码得找个好看点的包装盒吧?

第二天一早,在客厅里睡了一夜的周睿,仍然是做完了早饭才出门。

书店确实很清闲,一大清早的,一个客人都没有。在店里逛了一圈,周睿顺手把书籍重新分了类。

店外,两个人正朝着这边走来。

其中一人戴着眼镜,西装笔挺,看起来很干练。而在他旁边一脸巴结模样,约有五十岁左右的老男人,正是商铺的房主周贵民。

“那个……刘律师,你放心,店铺的情况肯定和我说的一模一样。虽然之前租给人开店,不过那小子听说是个吃软饭的,没啥本事,回头我就把他撵走,绝不耽误你做生意!”周贵民满脸讨好的说。

刘律师一脸不置可否的样子,很快,就走到了书店门口。

恰好刘律师的电话响起来,他站在门口接起电话,周贵民则快步走进店内。

一眼望见吧台没人,便喊出声来:“小周!小周!人呢?”

周睿听到有人喊,连忙从书架后走出来,见是房主,便有些疑惑。这么大清早的,他跑来干嘛?

周贵民一看到他,就板起脸,训斥道:“你瞎忙什么呢?没听见我喊你吗!”

“周叔有什么事吗?”周睿不解的问。

“没事就不能来了吗!”周贵民哼了声,道:“那什么,回头你收拾一下从这搬出去,我这店卖给别人了。”

“啊?卖了?”周睿讶然,这里本身就是待拆迁区,谁闲着没事买这的商铺?

“啊什么啊,以为全世界都跟你一样是个穷小子吗!我这商铺,人家可是掏了两千万买的呢!两千万,你这辈子也赚不到。整天不干正事,人家说你吃软饭,也不嫌害臊!”

周睿从父母开始到现在,已经租了商铺六七年,但是,周贵民一直看不起他们家。

书店生意那么差,搞的很多人说他店里风水不好。

现在商铺卖出高价,周贵民对周睿就更加不屑了。这种没出息的窝囊废,赶紧撵出去,可不能耽误人家做生意!

一脸暴发户的模样,周贵民又道:“马上那位刘先生要来看店铺,你给我机灵点。惹的人家不高兴,我马上把你这些破书都给扔大街上去!”

听说这商铺卖了两千万,周睿多少还是很羡慕的。以书店的生意来看,确实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。

看到周睿脸上明显的羡慕之色,周贵民更是得意洋洋,心中畅快。

想想自己以后也是千万富翁了,顿时有种登上人生巅峰的感觉。

这时候,刘律师已经走进店里。

周贵民连忙迎过去:“刘律师,来来来,快请坐。那谁,小周,还不赶紧给刘律师倒茶!说不定人家看在我的面子上,能给你缓两天时间呢!”

说话时,周贵民一脸趾高气昂的态势,好似自己一句话就能给周睿帮上很大的忙。

面对新的房主,周睿也不好表现的太冷漠,只能走上前去打招呼。

让人惊讶的是,见到周睿,刘律师却主动伸出手,很是热情的说:“您就是周先生吧?刚刚章总还给我打电话问这事呢,他可是相当重视。周现实如此年轻,未来更是无可限量,让人羡慕。”

以刘律师的身份,对一般人真不需要这么讨好。但今天这事,章鸿鸣已经连打了好几个电话过问,足以证明对周睿的看重。

而且他在公司也听说了一些关于周睿的事情,不说别的,光是救了章总父子俩的性命,这就是天大的功劳。

完全可以想象,这个年轻人在章总心里是多么重要的地位!

一通好话,听的周睿和周贵民都愣了。

“刘律师,你这是……”周贵民满脸疑惑,什么章总?

就周睿,能和无可限量四个字扯上关系?一个吃软饭的,平时骂他两句都不敢吭声,没事还拖欠房租,能有什么出息?

刘律师压根就没理周贵民,立刻从包里掏出几份协议书摆在吧台上,笑着说:“周先生,这是这间店铺,连同左右两间的转让协议书。您签个字,房子就是您的了。章总说了,您要是想重新装修一下的话,他立刻让人来办。”

周睿愣住了,转让协议?

周贵民更是忍不住踮起脚瞅着协议书上的地址,果然是书店和旁边牛肉汤店,以及文具店的门牌号。

虽然牛肉汤店和文具店的面积没有这大,但三套商铺加一起,起码也得四千多万。

周贵民神情有些呆滞,四千多万啊……

他神情古怪的看着周睿,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送这么一份大礼。这小子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?

周睿倒是明白,可他不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,能有这么高的价值。

“这个字我不能签,太贵重了,您还是收回去吧。”周睿摆手道。

“那怎么能行。”刘律师立刻说:“我可是跟章总立的军令状,一天之内把这事办妥。您要是不签,回去我交不了差,指不定章总一发火就把我辞了。全家老小都指望着我吃饭,您就别为难我了。”

“没那么严重吧……”周睿呆呆的说。

“那个……”周贵民在一旁实在忍不住,问:“刘律师,你说的章总到底谁啊?干嘛送这小子商铺?”

“宏业集团的章鸿鸣章总,你没听说过吗?至于为什么送房子,这件事好像和你没有关系。”对周贵民,刘律师就没那么客气了:“而且,这里好像没你什么事了,麻烦不要打扰我们谈事情,谢谢。”

字眼倒挺有礼貌的,只是语气很是冷漠。

然而,周贵民却连一个字都不敢多说。

在普通人眼里,两千万房款可能会让自己成为人上人。但对刘律师来说,周贵民也就是个得了点小便宜的屁民,根本入不了他的眼。

最让周贵民震惊的是,宏业集团……那个总资产数百亿的大公司?

虽然刚刚得了两千万的房款,但和章鸿鸣比,周贵民就好比地上的尘埃。

章总送周睿商铺,两人会是什么关系?

想到刚才自己对周睿大呼小叫,不屑一顾的样子,周贵民咽了口口水,冲周睿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:“小周啊……哦,不,周先生,那什么,我先走了。以后虽然我不是房东了,不过别忘了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,常联系啊。”

看着尴尬离开的房主,周睿这才回过神来。

想了想,他还是掏出手机给章鸿鸣拨了过去。

一听周睿要拒绝接受馈赠,章鸿鸣立刻道:“行了老弟,你救了我和我爸两条命,送几套商铺算什么?难道说,你觉得我们两个的命还没那商铺值钱?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可这也太……”周睿连忙要解释。

“既然不是这个意思,那就签字吧。再说了,就算你不签字,我一样能把产权办下来,你就别跟我客气了。”章鸿鸣说。

周睿苦笑,以章鸿鸣的能量,想把这事办了,还真没什么难度。

“好吧,不过除了这个,就别再给我别的什么酬劳了。”周睿说。

章鸿鸣哈哈大笑,道:“其它的回头再说,十一点半我约了陈局长吃饭,在海悦楼。你看什么时候有空,我让司机过去接你。”

“不用了,我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,回头自己打个车就行。”周睿连忙拒绝。

章鸿鸣也没有强硬,叮嘱他早点签字去饭店吃饭,便挂了电话。

看着吧台上的三份协议书,周睿犹豫了片刻,最终还是拿起笔来签上自己的名字。

见他终于签字,刘律师也很是高兴,道:“周先生,恭喜啊。能得章总的看重,以后我说不定有很多事情都要仰仗于您。对了,这是我的名片,您要是有法律方面的需求,随时找我,保证办的漂漂亮亮。”

周睿接过来名片,见上面写着:“宏业集团法律部首席大律师刘景辉。”

能在宏业集团做首席大律师,不用想,业界肯定也是相当出名的。周睿忙把名片收好,现在是法制社会,认识个好律师还是很有用的。

随后,刘景辉把协议书拿走去办理产权证等事项。坐在吧台后,周睿还有种在做梦的感觉。

环顾四周,这家书店,就要真正属于他个人的了?

低头看着吧台上的道德天书,周睿眼里的自信,越来越浓。

在书店坐到十点半左右,周睿才关了店门,朝着海悦楼走去。

在青州这样的大都市里,海悦楼只能算中等档次。以章鸿鸣的经济能力,全世界任何一家酒店,他都有资格和底气去。

但今天同行的还有陈金良,这位属于国家公务人员,自然不能太招眼,所以才选了这。

周睿来到海悦楼的时候,已经十一点多。给章鸿鸣打了个电话,得知他们在路上,马上就到,周睿便打算在大厅里等一会。

之前这种档次的酒店,周睿也曾经来过,不过那时他相当的没底气,头都不敢抬,哪里会去注意酒店的装饰。

现在心态开始慢慢产生变化,也有闲情雅致去欣赏了。

离周睿大概两个桌位的地方,坐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。不知道是海悦楼里空调效果太好,还是她比较喜欢穿的清凉点,打扮的十分性感。

尤其上半身。

一颗不知什么材质的吊坠挂在胸前晃荡,十分显眼。

看到那女子和吊坠的时候,周睿微微一惊。因为女子的额头,有着明显的血光,而血光的另一端,则与吊坠相连。

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诡异的光芒,周睿不免多看了两眼,犹豫着是否要过去提醒对方。

而那女子,似乎也察觉到周睿的目光。她低头看了看自己,然后一把捂住,并恶狠狠的瞪过来:“看你妈呢!”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