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面一整天都塞着东西,宝贝我们站着做一次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下面一整天都塞着东西,宝贝我们站着做一次

来源:FK美剧人气:440更新:2019-10-07 12:47:49

13.怎么能信

范钱哼了声,道:“放心,我既然说了,自然会做到。不像某些人,只会耍嘴皮子功夫。”

周睿苦笑一声,没有辩解,只站在旁边看范钱作法。

只见范钱从口袋里掏出三张符纸点燃,然后抛上半空,口中念念有词,脚下更走着天罡北斗步法。

而后,他手指掐出一个法印,双目瞪圆,大喝一声:“煌煌天日,小鬼现身,五雷正法,疾!”

说来也怪,刚才还大晴天,范钱这么一念叨,万里晴空突然响起一声闷雷,把不少人都吓了一跳。

更多的人,则敬畏的看着范钱,真的能招雷啊!果然是风水大师!

听着周围人的议论,范钱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,还瞥了周睿一眼,像在示威。

周睿也觉得很是惊讶,不知道这雷声到底是巧合,还是真被范钱作法招来的。

符纸化作灰烬落在地上,风一吹便散了。

范钱这才收了架势,对章鸿鸣傲然道:“我已经用五雷术把那小鬼轰死了,章总,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神清气爽,浑身轻松?”

章鸿鸣本来就很信风水,又被那雷声弄的更信了,连忙点头道:“对的对的,感觉精神特别好,比刚才好多了!”

“那就对了,小鬼已死,章总身上的阴气自然也就散了。”范钱说着,又看向周睿,冷哼道:“怎么样,你现在还看得见所谓的黑气吗!”

盯着章鸿鸣的脸,周睿沉默了几秒,然后道:“虽然比刚才浅了点,但还是有。”

“胡说八道!胡说八道!”范钱立刻怒发冲冠:“你这是摆明来找茬!”

身材高挑的柳秘书也走过来,对章鸿鸣低声道:“章总,我看这位周先生好像不太可靠……要不然,还是让他走吧,不然范师父真不跟我们合作了怎么办。”

章鸿鸣此刻也是信了范钱七八分,觉得周睿可能真的是在糊弄他。不然的话,怎么会找源头找到自己的办公大楼来。何况刚才的雷声那么古怪,明显不是正常现象啊。

转头看向周睿,章鸿鸣面色有些尴尬,道:“老弟,你看我这……”

如果换成不熟悉的人,周睿肯定掉头就走,懒得再管。但章鸿鸣好歹帮他交了两个月的房租,现在脸上的黑气并没有消散,如果自己真走了,怕是要再出事。

人的好运气能够维持一次两次,第三次呢?

“章总,我说的是实话,你脸上的黑气真的还有,源头就在上面。”周睿认真的说。

柳秘书走过来,神情冷漠的道:“周先生,我觉得您应该适可而止了。范师父是我们公司最好的风水师,如果您真的想和章总探讨风水,也应该在私下了。现在,好像不太合适。”

“小柳,怎么跟周老弟说话呢!”章鸿鸣训斥了一声,然后才对周睿道:“老弟,要不然这样,回头等忙完了,我请你吃饭赔罪。不过今天这事,还是……”

他说话的时候,周睿忽然听到了轻微的响动。

抬头看了眼,顿时瞳孔微缩。他想也不想的冲过去,一把将章鸿鸣拉到旁边。

还不等周围人反应过来,就听见“砰”一声巨响,大量的玻璃碎片溅的到处都是。

一堆人都吓傻了,尤其是章鸿鸣,浑身都在冒冷汗。

从上面掉下来的,是重量超过三百斤的巨型水晶灯。如果刚才不是周睿把他拉开,被这玩意砸中,肯定当场就没命了。

第三次了……

感觉手背有些刺痛,周睿低头看了眼,见被划开了两个小伤口,但不算太严重。章鸿鸣比他更惨,脸颊都被划伤了,吧嗒吧嗒的往下滴血。

“我说了,你的黑气还没散,务必要当心。”周睿叹气提醒道,他能救章鸿鸣一次,却未必能救第二次。

章鸿鸣回过神来,现在他已经什么都不想了,直接抓住周睿的胳膊:“老弟,你不是说源头就在这办公大楼里吗?走,现在就带我去找!”

正招呼人来清理碎片的柳秘书,连忙过来道:“章总,范师父还在呢,您……”

“给我闭嘴!再说话就立刻滚蛋!”章鸿鸣被吓的厉害,别说范师父了,就是范师父他祖宗来了也得靠边站。

柳秘书被训斥的不敢说话,只能满脸怨怒的瞪着周睿,然后默默走到范钱身边。

即便章鸿鸣选择了信任,周睿也没什么好说的。只是看着章鸿鸣还在流血的脸颊,他道:“还是先处理一下伤口吧。”

章鸿鸣哪有心思处理伤口,直接让人拿了创可贴先凑合,然后拉着周睿就上了电梯。

范钱脸色阴沉,和柳秘书跟在后面。他实在想不明白,自己明明算出有小鬼作祟,怎么五雷术会无效呢?

难道,这小子真能看出什么狗屁黑气?

此时,电梯已经升到了顶层。

章鸿鸣的黑气联系,就在这一层。

当电梯门打开,周睿指向其中一间办公室,说:“应该就在那里面了。”

章鸿鸣看过去,微微一愣,然后看向身后跟着的范钱。

范钱脸色更沉,因为那办公室是章鸿鸣的,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风水布置。现在周睿说黑气的源头就在那里面,让范钱更加确定,这小子就是来砸场子的!

但他坚信自己的风水布置不会有问题,如果有的话,早就该出事了。

然而这时,旁边的柳秘书却好似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发白。

她悄悄拉了范钱一下,颤抖着低声问:“要是……要是那块虎骨换成了牛骨头,会改风水吗?”

范钱听的一怔,章鸿鸣办公室里确实有一根虎骨,是风水布局中的重要基础,对主人的身体性命会有影响。

他一听柳秘书的问话,就明白过来,也是脸色一变,问:“你把那骨头换了?”

柳秘书都快哭出来了,说:“我爸不是有风湿病吗,听人家说,虎骨泡酒会有效,我就偷偷换掉拿去给他泡酒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范钱差点一口血吐出来,难怪章鸿鸣会出事,原来是因为这个女人!

“我也没想到一块骨头而已,会影响那么大啊,怎么办?”柳秘书慌的不行,万一真被章鸿鸣知道,工作没了还是轻的,恐怕还会有其它惩罚。

如果旁边没人,范钱真想把这女人脑袋扒开,看看里面是不是都装的水。区区一块虎骨,你想要的话直说啊,何必偷梁换柱?

“这是你惹出来的麻烦,我不管,你自己去找章总坦白。”范钱说。

一听他这样说,柳秘书也急眼了:“当初和我上床的时候,你说过什么事都会帮我摆平的!”

“男人在床上说的话,和酒桌上说的都不能信你不知道吗?”

柳秘书顿时火了:“好,你不帮我,那我就把你帮章总铸造的金山是假货告诉他!一百多万的金山,只有外面一层是镀金的,看他知道了怎么对付你!”

范钱一听也是脸色难看起来,那金山确实是假货,和风水根本没什么关联,是他糊弄章鸿鸣想多赚钱才搞出来的。说是纯金,实际上全扒下来也就十来克。

妈的,这个臭女人,果然靠不住!

范钱在心里暗骂,却又不能当面说什么。如果柳秘书真要同归于尽,他损失可比对方大多了。

想了想,范钱看向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的周睿,低声道:“那小子对风水好像不是太懂,未必能看出骨头被换了,回头我们死不认账就行了。”

“可是他万一看出来呢?”柳秘书问。

范钱脸色更沉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虽然他看得出,周睿在风水之道上几乎一窍不通,有可能只是哪个竞争对手请来想给自己难堪的。但万一真有高人在背后指点,让他找到那块骨头,就不好收场了。

咬咬牙,范钱道:“你先去拖住他们,我来作法弄残这小子,看他怎么找!”

“不会出事吧?”柳秘书听的有点害怕。

“放心!”范钱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,道:“除非他风水术比我还厉害,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事已至此,柳秘书也没别的好招,只好答应下来。

她快步跑去办公室,而范钱跟过去后,直接溜进办公室的卫生间里。

章鸿鸣的办公室布置非常大气,各类风水装饰品,琳琅满目,看的人眼花缭乱。周睿一进来,就看到黑气的源头,在墙上挂着的黑色木箱里。

那箱子有一米长短,也不知装的什么。

他正要说话的时候,柳秘书拿起桌子上的砚台跑过来问:“周先生,您看看这砚台有问题吗?”

周睿下意识看了眼,然后摇摇头:“没什么问题。”

再次抬手要指向木箱,柳秘书又拉着他看另外一幅画:“您看看那幅画怎么样?我总觉得那画怪怪的。”

周睿被她搞的很是无奈,说:“不用看了,我已经找到源头在哪了。”

章鸿鸣大喜,连忙问:“在哪?”

“是不是那把短剑?我早就说了,办公室里放这种兵器可能不太好。”柳秘书又过来插话。

这次,连章鸿鸣都隐约看出苗头,他冷冷的瞪了柳秘书一眼,道:“再废话就给我滚出去!”

柳秘书被他训的不敢吭声,只好瞥向不远处的卫生间。

此时,卫生间里范钱已经咬破指尖,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钱,画下了一道血线。随后,他把这金钱按在墙砖上,一跺脚,念叨着阴毒的字眼。

一缕常人察觉不到的气息,从那带血的金钱上窜出,直奔周睿的双眼而去。

14.你竟然扮猪吃老虎

周睿抬起手,刚要指向木箱,忽然感觉身体微微一震,像被什么东西撞到。紧接着,装在兜里的道德天书传出一股温热感。

低头看去,只见上面的一团金光缓缓消散。

周睿诧异不已,自己又没有想要什么,金光怎么会自动消失?

还不等他想明白,忽然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声痛叫,接着,范钱从卫生间里撞破门板飞出来。

他落在地上,右手颤抖个不停。仔细看,只见一枚铜钱深深的扎进手掌,只露出些许边缘。

几人都惊愕莫名,柳秘书连忙跑过去把他扶起来,并低声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范钱捂着自己受伤的手,愤怒又惊惧的看着周睿:“你,你竟然扮猪吃老虎,故意害我!”

周睿满头雾水,扮猪吃老虎?哪有猪?

范钱心里实在又气又慌,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那害人的术法竟然会突然反噬。原本以为周睿什么都不懂,现在看来,根本就是装模作样来骗他!

看了眼范钱手掌里的铜钱,章鸿鸣皱起眉头,隐约明白了什么,他立刻看向周睿,问:“你说的源头在哪?”

“就在那个箱子里。”周睿回答说。

章鸿鸣二话不说,立刻过去把木箱取下。

范钱和柳秘书身体都微微抖了下,紧张到极点。术法被反噬,现在唯一的希望,就是章鸿鸣和周睿看不出骨头被调换了。

木箱打开后,周睿看的清楚,源头和里面的那块大骨头紧紧缠绕在一起。

章鸿鸣看不出名堂,但他已经完全相信周睿的判断。这骨头一拿出来,他就觉得十分不舒服。

转头看向范钱,章鸿鸣沉声问:“范师父,这骨头是不是有问题?”

范钱身子一抖,勉强保持着镇定,道:“哪,哪里有问题,很正常的虎骨啊。”

“虎骨?这不是牛骨头吗?”周睿诧异的问。

范钱又惊又急:“什么牛骨头!你,你别血口喷人!”

周睿的书店,就开在牛肉汤店旁边。王哥每天都进来大量的牛骨做拆骨肉,周睿哪里会认不出。

柳秘书也急忙开口,道:“章总,您可千万别相信他,那绝对不是牛骨头!他骗你的!范师父说是虎骨,肯定就是虎骨!”

能掌管这么大一个公司,章鸿鸣哪里是这么容易被骗的人。从刚才柳秘书一直捣乱,再到范钱莫名其妙从卫生间里滚出来还受了伤,他已经大致明白过来。

冷冷的盯着范钱和柳秘书,然后晃了晃手里的骨头,章鸿鸣道:“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牛骨头,但当初买的时候,也是亲眼看过的。骨头的样子虽然相似,但你们真以为能骗得了我吗!说,真正的虎骨弄哪去了!不说的话,我立刻让人把你们从楼顶扔下去!”

这话把范钱和柳秘书差点吓尿了,哪里还敢再狡辩。范钱立刻把柳秘书换了虎头回家泡酒的事抖落出来,并一个劲的表明,自己完全不知情,和这事没关系。

柳秘书为了拉他下水,或者将功补过,也把范钱铸造假金山的事说出来。

章鸿鸣气的够呛,其实他刚才的话只是为了诈两人,却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收获。

盯着两人,章鸿鸣不住的点头,眼神冷的吓人:“好好好,你们两个真是不错,让我大开眼界!整个青州,还是头一回遇到有人敢对我章鸿鸣动手脚的!”

如果只是坑点钱章鸿鸣还真觉得无所谓。但差点把他害死,这就不能忍了。

以他在青州的能量,这两位下半辈子怕是要废了。

范钱和柳秘书直接瘫倒在地,满脸的懊悔和惶恐。章鸿鸣懒得听他们求饶,直接让保安来把人捆住拖走。报警是肯定的,但在报警前,怎么也得先内部处罚一番才行!

待办公室里清静后,章鸿鸣又看向周睿,问:“老弟,这骨头怎么办?”

周睿想了下,然后伸手把骨头拿过来,说:“我来处理吧。”

说罢,他不引人注意的悄悄把道德天书拿出来,心中默想。

随着一团金光的消散,骨头上的黑气也跟着消失。没过几秒,章鸿鸣额头黑气彻底散去。

他似乎有所察觉,惊喜的道:“咦,我怎么忽然感觉全身轻松的很,脑袋一阵清凉?”

把那块牛骨头放在地上,周睿说:“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

花费一团金光才解决这件事,让周睿很是心疼,早知道如此,还不如多用几团金光学学风水术。想来,风水术中应该有解决这种事的办法。

不过能救章鸿鸣一命,也算功劳一件,很快道德天书上又重新多了一团金光。再看看章鸿鸣高兴的样子,周睿的郁闷也很快消失了。

“周老弟,你不是说不懂风水吗?这可不像不懂的样子啊。”章鸿鸣忽然问。

周睿咳嗽两声,只好说:“稍微懂一点吧……”

他总不能说,自己是靠左眼找到源头,又靠道德天书化解了黑气吧,那还不如说自己会风水术呢。

章鸿鸣大喜,赶紧拉着他,说:“那正好,过两天我家祖坟要迁。本来是想让姓范的去,还好及时看到他的真面目。周老弟,这祖坟的事,你可一定得帮我啊!”

周睿苦笑一声,却又不好拒绝,谁让他刚刚自己承认会风水术呢。

见周睿答应,章鸿鸣更加高兴,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你放心,绝对不让你白干。先前的酬劳,我已经安排人去办了,等祖坟迁完,再送一份!”

“什么酬劳?”周睿纳闷的问。

“明天你就知道了,保证比之前说的只多不少!”章鸿鸣笑着说。

见他神秘兮兮的样子,周睿也不好多问。

亲自送周睿下了楼,章鸿鸣又想起另一件事,道:“对了,明天一块吃顿午饭,没外人,公安的陈金良陈局长你还记得吧?上午还打电话问你呢,有事要找你帮忙。”

周睿当然记得,但一个公安局长,自己能帮他什么忙?

章鸿鸣也不清楚,只知道是和看病有关,等明天吃饭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。

考虑到自己和章鸿鸣的身份差距,哪怕刚刚救了对方一命,周睿还是拒绝他要送自己回家的提议。还有一个原因,是怕被家里人看到,回头没法解释。

章鸿鸣只好把他送到楼下,然后又似想起了什么,问:“老弟没有买车吗?”

周睿苦笑道:“你看我像有钱买车的人吗?”

章鸿鸣哈哈大笑,道:“得,这事交给我,你是喜欢奔驰S级还是宝马7系?跑车虽然好看,但坐着不怎么舒服……”

周睿听出他的意思,忙摆手道:“不用不用,我还是习惯坐公交车。”

“那可不行,我章鸿鸣的救命恩人总坐公交车算怎么回事,就当你救我爸的酬劳。我想想,还是奔驰S级吧,最顶配的,曜岩黑怎么样?也就不到两百万,比较稳重点,没意见就这么着,回头让人给你送去。”章鸿鸣根本不容周睿拒绝,一摆手就上楼了。

看着这位财大气粗的样子,周睿深感双方的差距明显。

果然这个世界,还是有钱好啊……

站在办公大楼前,周睿正琢磨着是坐公交还是走回去,电话响了起来。

拿起来一看,是唐玉刚打来的。

接通后,唐玉刚的声音传出:“周老弟,没打扰你吧?”

这态度,客气的让周睿受宠若惊,连忙道:“没有,我这会也刚好闲着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唐玉刚道:“你说的那事我问了,稍微有点小问题。就是你岳母她啊……有人投诉诊所里卖假药,已经捅到上面去了。局里正在查这个事,所以才一直没有通过执照审批。”

“卖假药?不会吧……”周睿很是惊讶,以他对宋凤学的了解,不太可能发生这种事。宋凤学虽然为人刻薄了点,但还是相当有原则的。她会多给病人用点比较贵的药,可这种违法的事情绝不会做。

唐玉刚似乎误解了什么,道:“那是,那是,我的意思啊,就是你回去说一声。过几天我让局里人去走个过场,没有问题就行了。你也得理解我一下,毕竟这事还有上面的在过问,我也不好直接让她过批。”

周睿嗯了声,言明回去后就会跟岳母问清楚。

刚挂电话,就听到了刹车声,紧接着,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: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

周睿转过头,只见纪清芸坐在一辆奔驰品牌轿车副驾驶上,正疑惑的看着他。

主驾驶上坐着一个男人,探头看了眼周睿,见其穿着普通,便问:“怎么了小芸,你认识啊?”

在那个男人眼里,周睿看到了轻视,以及轻微的敌意。他又不是傻子,哪里不明白这敌意来自于什么。

想到自己老婆坐在别人车里,那滋味实在不好受,周睿当即道:“你好,我是清芸的老公,我叫周睿。”

那男人愣了下,纪清芸的老公?那个窝囊废?

周睿的名字,在纪清芸的公司可是传遍了,人人都知道,纪副总监的老公是个吃软饭的。

纪清芸也微微一怔,往常遇到不认识的熟人,周睿总是会低下头,不敢和人说清楚两人的关系。今天这是怎么了,突然那么大胆?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