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 被老男人开嫩苞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 被老男人开嫩苞

来源:FK美剧人气:926更新:2019-10-07 12:47:47

可是何洁想到自己刚刚做的事被看见,脸上不由的发烧。

只能默默安慰自己孙斌应该什么都不懂,逐渐平静下来后问道:“小斌,大晚上的不睡觉,你跑浴室来干嘛?”

孙斌见嫂子用手掩住了前面的春色有些遗憾,解释道:“我听见嫂子在叫,我以为上次那个坏蛋又来家里欺负嫂子了,就想跑过来赶走那个坏蛋!”

何洁闻言心里一暖,眼神瞬间柔和下来,想到小斌虽然心智不全,却知道关心自己,尤其是上次舍身救了自己,她便不禁感动。

“小斌谢谢你,嫂子没事,你回去睡觉吧!”

“不嘛,嫂子,天太热小斌睡不着,我也想和你一起洗澡!”

孙斌像小孩子一样摇晃着何洁的手臂撒起娇来。

“不行!”孙斌的话让何洁大羞,一边挣开他的手臂一边拒绝。

“为什么不行!我不嘛,我就要洗!”孙斌不想放弃,立马委屈的扁了扁嘴,不开心的用手拍打起澡盆里的水,一时水花四溅,他身上都被打湿了大半。

尤其是裤子中央那一块布料都已经湿透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布料下的某物清晰的轮廓。

何洁目光不自觉凝在那儿,脸上不由浮上粉霞,心中躁动不已。

原本她刚才被孙斌闯进来打断就导致没有满足,此时春闺空虚,见到他那里傲人的尺寸自然难以把持。

孙斌注意到了何洁的视线,便故意假装不小心用下面碰到了她腰间。

何洁身体像被电流划过般感到一阵酥麻,身体又有了反应,在孙斌可怜兮兮的眼神吓,终于忍不住红着小脸妥协道:“那好吧,嫂子帮你把衣服脱了再洗……”

孙斌眼睛一亮,连忙乖乖站好张开双手:“太好了,可以和嫂子一起洗澡了哟!”

孙斌的话让何洁恼羞成怒,伸出一只手想要敲打孙斌,可是伸出的手始终悬在半空,最后轻轻的摸了摸孙斌的脑袋。

接着,她从浴盆中站起身,丰满诱人的身材瞬间一览无余。

看得孙斌下腹一紧。

何洁先替他脱去了上衣,那黝黑强壮的身体,让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接着帮他脱下裤子时,看见小腹处裹着的纱布时,心理感到一阵心痛,在往下一看,那精神抖擞的地方,让她呼吸略微急促。

“嫂子,我这里涨的好难受!”观察到她的反应,孙斌挺了挺腰身,特意在何洁面前晃了晃。

何洁看着他那个东西,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,白嫩的大腿躁动的扭了扭。

但她还是忍住了心中的痒意,咬咬牙把他按到澡盆里:“嫂子先给你洗个澡,待会儿就不难受了!”

孙斌知道这事急不得,得循序渐进,便安分了下来。

澡盆子本来就窄,两人挤在一块肌肤相触,气氛十分暧昧。

何洁深呼吸了口气,她从来没和丈夫以外的人这么近距离赤身相对过,更别说光着身子帮男人洗澡了……

难言的羞耻下,她心跳越来越快,不敢再多看孙斌那里,拿起沐浴乳胡乱往他身上涂抹打出泡沫。

她这边努力克制,孙斌却又用天真的语气说出挑逗的话语:“嫂子,你的手好软啊,摸的我好舒服!”

“小斌,你安静点,少说两句。”何洁闻言不由害臊,手上动作颤了颤。

“真的很舒服嘛,小斌也想帮嫂子洗澡,替嫂子摸摸,嫂子就能和小斌一样舒服了!”孙斌咽了咽口水,顺势也挤了点沐浴露找借口上下其手。

看着孙斌即将伸来的手,理智明明告诉何洁应该拒绝的,可是她却情不自禁有些期待。

孙斌迅速把沐浴露搓出泡,接着便把大手覆盖在她的身体前面,然后双手逐渐下滑。

经过那对白皙滑腻的山峰时,两人不禁同时动情:“啊……”

“嫂子这里又大又软,小斌好喜欢这里。”孙斌边说边抚摸着掌心的浑圆。

“嗯……小斌,你别摸了,嫂子难受……”何洁忍受不了他的挑逗,早就难受得不行,双腿忍不住摩擦起来,双手也不禁往下游走。

感受到嫂子指尖触碰自己皮肤,从敏感处划过时酥麻瘙痒的快感,孙斌身体就好像冒了团火般越来越燥热,忍不住把她的手一把拉到自己肿胀处按住。

他可怜兮兮的苦着脸看着她:“嫂子,我也好难受,这里涨的痛,嫂子像上次一样帮我好不好!”

何洁此时只想让这痛苦煎熬的洗澡快点结束,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,红着脸用细嫩的小手握住了直挺的地方。

孙斌舒服的发出了声音,“嫂子,好舒服,小斌就喜欢嫂子这样帮我治病。”

虽然上次已经帮他纾解过了,但听这话何洁臊的不行,小声说道:“快别胡说了,这不是什么病。”

“那我为什么一见到嫂子这里就难受?”见到嫂子温柔害羞的模样,孙斌不禁心动,借机以傻子的方式说着情话。

何洁听了这话微微一愣。

难道…难道小斌对她有男女之情……?不可能,他像小孩子一样,怎么会懂这些,说不定只是对她从小到大养成的依赖,而且到了青春期身体开始发育的正常反应罢了。

这么转念一想,她心中不知为何划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,手上不由自主用力了些。

“嗯哼……”孙斌情不自禁低吼出声:“好爽,嫂子再用点力!”

何洁这才回过神,看着孙斌的反应,知道他快释放了,咬牙加快了速度。

孙斌的手上也没闲着,边揉着白兔,耳边响着嫂子的娇吟让他感觉更加刺激。

随着一阵颤抖,他终于释放了出来,急促的呼吸渐渐平复下来。

“终于好了……”

何洁好不容易松了气,可没过一会儿,便目瞪口呆的发现那里似乎又有重新复苏的迹象。

“嫂子,我还想要!”孙斌渴望的看着她。再这样下去,她会忍不住犯错的,到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……何洁咬着牙,小斌是她丈夫的弟弟,她答应过要好好教导照顾他,而且他的伤势也才刚恢复一点,不能再胡来了!

想到这,何洁站起身从浴盆跨了出去,说道:“嫂子已经帮你洗好了,帮你拿干净衣服过来。”

她裹着浴巾走出了浴室,很快便帮孙斌把衣服拿来,替他擦拭干了身子料理好后,便不再理会孙斌各种软磨硬泡的撒娇,狠下心将他推去房门外。

孙斌望着木门不由傻眼,他没想到都这么撩拨了,嫂子还能忍住。

他不甘心的叫唤:“嫂子,小斌一个人怕,嫂子快来陪我睡!”

他又喊了几声,眼巴巴望了许久也没等到何洁开门。

看来今晚他是没法得手了,只能期待明白换药的时候,找白玉兰那个尤物泄泄火气了。

回想起白玉兰让人血脉喷张的身材和放浪的样子,孙斌不由也开始期待明天的到来。

次日清晨,他就被门外的敲门声吵醒了。

缓缓睁开了双眼,看到嫂子不在,孙斌磨磨蹭蹭地从床上爬起来。

他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嫂子急匆匆从房门里跑出来去开了门。

借着门缝,孙斌看到了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。

那人是他们村一个土队伍的包工头,叫郭长江。

郭长江这人在村里名声差到不能直视,经常拿自己赚了俩钱要回馈村民们的幌子,去关爱村里的寡妇、寡女,这个关爱肯定没有字面上那么简单。

孙斌记得自己还是傻子的时候,郭长江就经常来他家看望嫂子。

当时以为郭长江好心,现在恢复后才知道他安得不是什么好心。

多亏嫂子坚守妇道,不为利益所动,每次都让郭长江铩羽而归。

何洁一看来人,脸色就黑了下来,连忙退回门里,想关门的时候,门被郭长江一只脚给卡住了。

郭长江哼哼了几声,“小洁啊,你这是做什么,我就是来给阿斌送点好吃的,我们之间这么见外做什么?”

郭长江的一只手也挤了进来,抓住了何洁的藕臂,在上面揩了两把油,笑得很猥琐,“快,把门打开,我们进去说。”

“老郭,小斌没啥事了,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,你就先回吧。”何洁秀气的眉毛皱的紧,碍于对方的身份,委婉的拒绝了郭长江的好意。

何洁心知肚明,郭长江送礼是假,想得到自己才是真,所以这东西是万万不能收,而且必须尽快把他赶走。

万一被人看到了,就冲郭长江的名声和作为,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何洁的力气没有郭长江的,郭长江的手更放肆了,一双手顺着手臂都快攀上何洁的胸部了。

突然看到一个身影朝着自己窜了过来,郭长江朝那身影看去,发现是孙斌后,收敛了一些,笑呵呵道:“哟,是小斌啊,你还记得郭叔叔吗?叔叔听说你受伤了,我带了点东西来看看你。”

何洁穿了条吊带裙,和郭长江拉扯的时候,那微翘的后挺暴露在空气中。

孙斌看到那何洁那完美的娇躯,愣在了原地,下面又有了点反应。

不过很快,孙斌就回过神来,因为他发现郭长江趁他看呆的时候又在偷油,迅速跑上前,撞进郭长江和何洁之间。

这一撞两人都没有站稳,顺势往后倒了下去。

孙斌迅速充当了人肉坐垫,让何洁摔到自己身上。

何洁也注意到了这点,在郭长江摔得嗷嗷叫爬不起来的时候,迅速从孙斌身上爬起来,将掉在肩膀上的吊带拎上去,“小斌,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!”孙斌傻气地摇了摇头,然后指着自己的那个地方说道,“这个很......”

话没说完,何洁脸上一阵绯红把孙斌的嘴捂上了,娇斥道:“不许胡说!别说话知道吗?”

孙斌趁机亲了亲何洁的手心,向何洁眨眨眼。

对于地上缓缓爬起来的郭长江,何洁没好气道:“老郭,你没事的话就请回吧,我还要给小斌做饭,就不送了。”

何洁不想继续和郭长江继续纠缠,直接朝厨房的地方走去,把门重重的关上了。

被何洁扔在门口的孙斌看都没看郭长江一眼,就想跟上嫂子。

不想却被郭长江一把拉住,本就有点不爽的他,故意倒退踩了郭长江一脚。

“哎哟——”郭长江松开孙斌,抱着自己的脚在那嗷嗷直叫,等痛缓解一点了,指着孙斌骂道,“你这傻娃!迟早被人弄死!”

孙斌就站在那看着郭长江,一动也不动,一副我就是傻子的模样。

郭长江突然一改骂骂咧咧的态度,好声好气的跟孙斌说道:“小斌啊,我家里有好多玩具跟城里的零食,你想不想吃啊?”

那种幼稚的东西,他看都不想看一眼。

不过这郭长江突然讨好他,肯定有原因。

不出孙斌所料,郭长江压低声音跟孙斌说道:“这样,你晚上把你家里的门开个缝,别关上,我晚上从那个缝里进来,把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你带过来,别让你嫂子知道,怎么样?”

孙斌摇了摇头,用略微童真的话说道:“嫂子说了,小斌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。”

郭长江钻空子道:“所以郭叔叔是偷偷给你,你不用告诉给嫂子听。”

“晚上偷偷进来的叫小偷,你是小偷吗?”

郭长江经常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,半夜三更进那些寡妇的家,背地里好多人叫他‘村偷’。

孙斌知道自己这么说,他肯定会发火。

郭长江听了这话,脸上的假笑瞬间就没了,抬脚对着孙斌一踹,“狗娘养的傻缺,人话都听不懂,小心哪天跟你爹妈一样,死了都没人给收尸!早知道当初就把你这个兔崽子一起......”

说到这他的话戛然而止,好像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。孙斌心里咯噔一下,面上也没有明显表现出来,并且灵活地躲开了,捏了把地上的沙子往郭长江身上撒去,嫌不够还往他的篮子里的水果上撒了点,做了个鬼脸,往家里跑。

大门关上的时候,孙斌脸色突然冷了下来。

孙斌心里一阵狐疑,刚刚郭长江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

难道他知道内情?

或者,跟自己父母的死有关系?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