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凡天书最新章节,超凡天书周睿纪清芸完整版小说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超凡天书最新章节,超凡天书周睿纪清芸完整版小说

来源:FK美剧人气:135更新:2019-10-07 12:47:47

11.惊雷针法

他很少会发火,这次发火,眼神异常的吓人。那汉子愣了下,周睿已经把手里的银针扎入老汉的商阳穴,尺泽穴,神庭穴等部位。

随后,他又仔细扒开老汉的头发,像是在寻找什么。过了几秒钟,周睿找到了地方,二话不说,又是一针下去。

楚国鑫站在旁边,看到这一幕,立刻明白过来。他立刻看向那汉子:“你父亲这两天摔倒过?”

那汉子被周睿的动作弄的不知所措,听到楚国鑫问,想了下,然后说:“好像淋雨的那天在地里摔了下,但没什么事啊,回来好好的。”

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楚国鑫气的要骂人。

汉子满脸愕然:“要真是摔出毛病,难道你诊不出来吗?”

楚国鑫当即闭了嘴,这话直接把他说的没法接。是啊,既然有毛病,为什么没有诊断出来?现在怪人家家属不说,怎么不怪自己学艺不精?

再者,周睿刚才就问过同样的问题,显然那个时候他就看出来了,只是没有人理会他而已。光从这一点,两人高下立判。

扎完了针,周睿也没停下,继续按摩着老汉的其它几个部位。

唐玉刚走过来,他已经看出名堂,便问: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

周睿一边按摩穴位,一边解释说:“应该是摔倒后造成颅内出血,但先期出血量不多,只引发了癫痫。但楚医生帮他缓解癫痫症状的时候……”

听周睿说到这个,楚国鑫神情一紧,他很清楚,老汉二次昏迷,绝大多数责任都在他的诊断和治疗上。

他治疗癫痫用的是血脉疏通法,但通的只是肢体和胸腔,不但没有缓解颅内出血,反而使得出血量大增。否则的话,老汉可能得再过半个小时才会休克。

如果周睿把这事说清楚了,便是他人生一大污点。往严重了说,甚至可能以后连行医资格都没有了。

周睿话语顿了顿,接着道:“楚医生的行医风格是乐观偏向,没想到你爹情况会突然加重,这纯粹是一次意外。不过现在没事了,我已经帮他疏导了脑部淤血,不会有生命危险了。”

听到周睿这样说,楚国鑫心里暗暗松了口气。再看向周睿时,眼里已经带着明显的感激。

他知道,周睿是特意为自己开脱。否则把真相说出来,自己这辈子就要毁了,还会给回春堂带来莫大的耻辱。

过了二十分钟,老汉才缓缓醒转。这一次他不再神志不清,已经能认出自己的儿子,精神状态也比之前好的多。

周睿看向楚国鑫,道:“楚医生,麻烦帮他们加些活血化瘀的药吧。”

楚国鑫没有异议,连忙点头,开了新的药方。

周围看热闹的人,此刻都鸦雀无声。

原本楚国鑫胜券在握,结果突然间就反转了,让他们有点懵。

从楚医生的态度来看,这个年轻人真的会治病,而且手段还挺不错的?

那几个刚才冲周睿叫嚷过的人,此刻都面色羞愧的低头离开。

唐玉刚与吕雏凤互视一眼后,夫妻俩的眼里都满是喜色。胜负已定,也可以确认周睿不仅能看病,还能治病,这让他们无比激动。

十分钟后,老汉父子俩这才离开回春堂。

看着父子俩的背影,周睿心里还是挺开心的。他总算能够理解,为什么古籍中说医生大多穷的要命,却还是坚持悬壶济世了。

这种救人性命的事情,做起来真的很有成就感。

这时候,他突然听到一声叹息:“小兄弟的医术与医德,令我佩服万分,请受我楚国鑫一拜,我输了!”

周睿转过身,正见楚国鑫冲他鞠躬。连忙过去扶着对方,周睿道:“您太客气了,其实我也是因为看的少,所以反而容易把事情看的简单些,并不是医术比您高多少。”

这话令楚国鑫脸色更加复杂,他由衷的露出钦佩神情,道:“年纪轻轻,便医术高超,且性情稳重,小兄弟以后的成就必然非凡。我们回春堂现在正缺你这样的人才,不知道有没有兴趣随我回京都老号?别的不敢说,当个坐堂医师还是可以的。”

能在京都老号坐堂问诊的,全都是国内最顶尖的名医。楚国鑫这话,让周围人一阵惊叹,却没有人再去说嘲讽的话语了。

连楚国鑫自己都认输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?

唐玉刚这时走过来,笑呵呵的问:“两位的比斗既然结束,不知道我妻子的病……”

楚国鑫想起这事,便看向周睿,好奇的问:“真的有水鬼症这种病?”

“是的。”周睿便把病情大致讲了讲,吕雏凤则在旁边作证他说的全对。

楚国鑫听过后,更加佩服,道:“果然英雄出少年,没想到世上还有我楚家不知道的病,是我坐井观天了。刚才的言辞无理,还请小兄弟原谅。另外我有个不情之请,如果可以的话,治病的时候希望能允许我在旁边观摩学习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楚国鑫还是挺紧张的。

因为很多医生都闭门自珍,越是疑难杂症,越不愿意让人知道怎么治疗。只有这样,才能依靠独门技巧赚取更大的名气。

虽然开始时表现的比较自大,但认清楚形势后,楚国鑫能主动放下架子,这一点还是让人心生好感的。周睿本来就不是个喜欢得理不饶人的性格,既然对方服软,他也乐得握手言和。

“既然楚医生愿意一起交流,我求之不得。”周睿道。

楚国鑫大喜,连忙把几人请进后台。

在后台,周睿拿出银针做了引毒,他的手法看的楚国鑫惊讶不已,忍不住问:“周老弟这用的是什么阵法,又急又重,从未见过。”

周睿已经完成了施针,笑道:“喧传九垓,疾如惊雷不知道楚医生听过没?”

楚国鑫念叨了一遍,眼睛猛地睁大,露出不可抑止的惊喜:“你的意思是,这是失传的惊雷针法?”

周睿不太清楚这种阵法有没有失传,不过确实叫惊雷针法。

得到确认后,楚国鑫好似得了糖果的孩子,兴奋的抓住周睿的胳膊:“周老弟,不,周先生,您的这种针法,能不能传授给我们?不,不,我们回春堂掏钱买,多少钱都行!”

周睿愕然,针法还能卖钱吗?道德天书里的各类针法数不胜数,惊雷针法只是比较简单的一种。主要它因为用的重手法,能够刺入骨髓,震荡穴位来引毒,才显得特殊一点。

而绝大多数针法,基本都只能用于穴位上,不可刺入血肉之下。

楚国鑫紧张无比的看着他,这种失传的针法,他想要,却未必有人愿意卖。还是那句话,压箱底的宝贝,谁愿意轻易出手?

但惊雷针法是如今中医最欠缺的一部分,如果回春堂能够得到,便可以在这个领域更进一步。所以即便觉得可能性不大,他还是想尝试一下。

周睿倒没有藏着掖着的打算,反而觉得第一次见面就跟人家提前还挺不好意思的。

“钱就算了,你想学的话,我可以教你。”周睿说。

楚国鑫愕然:“你的意思说,免费教我惊雷针法?”

周睿点点头,道:“当然是免费的,医术本来就是用来救人的,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,但人命不行。只希望你学会后,能用来救助更多的人,也算积累功德了。”

楚国鑫和唐玉刚都听的怔然。

当今社会,以金钱为主。有钱天下我有,没钱寸步难行。不管做生意也好,做医生也罢,其实本质上都是为了赚钱,还有几人是为了救助天下苍生这么单纯?

可是现在,他们真的看到了这样一个人。

失传已久的惊雷针法,竟然愿意免费传授他人,只为了能够救治更多病患。

如此大义,让两人心中猛然升起了一种名为羞愧的情绪。

在周睿面前,他们忽然觉得自惭形秽。如此高尚的医德,几人能比?

愣了片刻,楚国鑫忽然神情严肃的退后一步,然后冲周睿深深弯腰鞠躬。

周睿吓了一跳,连忙要去扶他,楚国鑫却坚决不起身,只道:“周先生的医德天下罕见,令我汗颜。我楚国鑫在此发誓,惊雷针法,用一次,就捐出十万块给有需要的人!有生之年,决不食言!”

听他这样说,周睿又高兴又感慨。用一次捐十万,真有钱……

一旁的唐玉刚也走过来,他叹口气,对周睿道:“没想到周老弟如此深明大义,我虽然不懂中医,却也看得出,这种针法很重要。他日能救助更多的人,这功劳全是周老弟的!今后在青州,老弟有什么事能用上老哥哥我,尽管开口,绝无二话!”

不管无心也好,有意也罢,周睿赠针法的行为,已经将两人彻底征服。

这时候,吕雏凤忽然喊疼。

几人回头看,只见顺着牛豪针,有漆黑腥臭的液体流出。

唐玉刚很是紧张,连忙问:“周老弟,她这是怎么了?”

12.代表所有中医感谢你

周睿笑道:“不用担心,这是在引毒。因为大姐的水鬼症很严重,已经侵入骨髓,所以才会觉得疼。回头引毒完了,下次再施针就不会疼了。”

唐玉刚心疼不已,便握着妻子的手轻声安慰:“听见周老弟说的了吧,忍着点,下次就不疼了。等回去后,我给你做糖醋排骨吃。”

“你做的糖醋排骨和毒药差不多,我才不吃呢。”吕雏凤道。

几人哈哈大笑之余,看着秀恩爱的夫妻俩,周睿心里难免想到自己。

如果能和纪清芸也这般恩爱,该有多好?

可惜,自己在纪清芸心里,应该和一坨狗屎差不多画了等号吧?现在改变,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了……

待吕雏凤身上不再流出黑色的毒液,周睿也已经给唐玉刚施完了针。唐玉刚的心脏病不算特别的严重,不过得多配合几次针灸才能治愈。

随后,周睿开了两副药方,叮嘱夫妻俩按时吃药,大概一个月便可痊愈。

楚国鑫在旁边看的佩服不已,仅凭一套银针,就能治愈这两种疑难杂症,周睿的医术,怕是要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高出很多。

再加上那套惊雷针法的赠送,这个年轻人未来必定不可限量。楚国鑫在心里打定主意,无论如何,就算不能把周睿拉入回春堂,也必须和他打好关系。

将惊雷针法的施针药诀写下后,楚国鑫接在手里,再次冲周睿鞠躬:“我代表回春堂所有中医,感谢周先生的传授之恩!”

周睿连忙将他扶起来,哪敢受这样的重礼。

此间事了,周睿婉拒了唐玉刚要请吃饭的建议,他想回书店看看。

尽管唐玉刚拍胸脯保证书店不会有问题,可那里是周睿的全部家当,哪敢轻易相信别人,总得回去看一眼才能放心。

临走前,想起岳母宋凤学诊所的事情,周睿又特意提了一声。唐玉刚立刻表示,回去就让人去办。

到了书店后,店门已经锁好了,封条也拿走了。周睿打开门进去,各类书籍摆放的整整齐齐,连卫生都给打扫了一遍。

头一回被人“伺候”,这感觉还蛮不错的。

走到吧台旁,周睿看到了道德天书。让他惊讶的是,天书上竟有三团金光。

怎么会呢?

之前为了学习医术,周睿已经把最后三团金光用光了。哪怕救了唐玉刚一命,又医治好了吕雏凤,也应该只得到两团才对。

第三团哪来的?

想了半天,周睿隐约觉得,或许和自己赠楚国鑫惊雷针法有关,因为这件事同样和治病救人有关。

如果是真的……周睿不禁兴奋起来,自己学会的医术中,可能已经失传的针法何其多。缺金光就送人针法,自己还不发了!

就在这时,手机响起来。周睿拿起来接通,里面里面传出章鸿鸣着急又隐隐有点慌乱的声音:“周老弟,你在哪呢?”

“我在书店呢,怎么了?”

“别提了,差点就没命了,你在那等着,我马上过去找你!”章鸿鸣说罢,就挂了电话。

周睿微微怔然,随后便想到了章鸿鸣额头上的黑气。估摸着,应该是遇到什么祸事了。

没过十分钟,随着刺耳的刹车声,章鸿鸣到了。

那辆超过两百万的豪车,侧面全是坑坑洼洼的痕迹,好像被炸过一样。车头也有撞过的痕迹,一边的大灯都碎了。

不等周睿开口,章鸿鸣便从车上下来,他一把抓住周睿的胳膊,苦着脸道:“周老弟,你可一定得救我啊!”

几个路过的人满脸诧异的看过来,章鸿鸣开着那么好的豪车,却抓着周睿喊救命,让他们不由在心里猜测,这个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?

能让一位明显的土豪慌里慌张的求助,肯定不是一般人吧?

感受周围异样的目光,周睿稍微有点不自在,干脆把章鸿鸣拉进店里,问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章鸿鸣这才解释说:“今天去工地视察的时候,一堆钢筋直接从上面砸了下来,幸好旁边的一个工人把我推开了。本来我还觉得这可能只是凑巧,结果回去的路上,一辆搅拌车就在旁边翻了。要不是司机反应快,现在已经被压成肉饼了。你说说,连续碰上两次这样的事,还能是巧合吗?”

周睿这才明白,为什么章鸿鸣的车会变得那么惨。

他当然知道这都不是巧合,章鸿鸣额头上的黑气仍然在,而且比上次看到时更深了。只是,想到那位风水师,周睿迟疑了下,道:“你不是认识风水师吗,没找他问问?”

“别提了,范师父也不知道干嘛去了,打电话半天都没人接,我已经派秘书去找了。”说到这,章鸿鸣忽然住了嘴,表情有些尴尬,又接着道:“不是信不过你啊,就是着急嘛,所以才先……”

“我明白。”周睿笑了声,不以为意。他本身就不是专门处理这个的风水师,人家不先找他也很正常。

“既然老弟你能看出我会遇到事,肯定对这个懂,你得一定得帮我!”章鸿鸣真是被吓的够呛,两次命悬一线,死里逃生。这样的经历,平常人一辈子可能都遇不上一次。他实在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,否则吓都要被吓死。

看着章鸿鸣面门上的黑光,以及连接到另一处的黑色线条,周睿点点头,说:“能帮我肯定帮,不过我确实对风水了解不多。唯一能帮你的,就是找到祸事的源头。”

“好好好,只要你愿意帮忙就行,现在要干什么?”章鸿鸣问。

周睿没有多想,道:“我说方向,你让司机开车就行。”

随后,周睿在吧台上摸了一把,将那本只有他才能看到的古书也装进兜里。涉及到风水术,他对此一窍不通,还是拿着道德天书稳妥些。

根据章鸿鸣额头上黑光的联系,周睿指引着司机不断变换方向。

没过多久,他看到黑线没入一座大厦内部,便指着大厦道:“源头应该就在那里面了。”

章鸿鸣看着大厦,露出惊讶的表情:“你说源头在这里?可这是我的办公大楼啊。”

听他这样说,周睿也觉得挺奇怪的。但黑线确实进入了大厦,不需要怀疑。

章鸿鸣也没多说,下了车之后,带周睿进了大厦内部。

一路见到他的人,都恭敬的站在那弯腰鞠躬:“章总好。”

同时,很多人都好奇的打量着周睿,猜测这个能与章鸿鸣并肩同行的年轻人是谁。难道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?

周睿被他们看的浑身不自在,这时候,旁边忽然传来声音:“章总,可算找你了!你放心,我已经算过卦,你只是招惹了路过的小鬼,待我用五雷术把那小鬼打散,就不会再出岔子了。”

周睿循声望去,只见风水师范钱快步而来。这位风水师到了之后,先是瞥了周睿一眼,眼里有着明显的警告意味。

章鸿鸣皱起眉头,对范钱道:“范师父,周老弟说我脸上有黑气是怎么回事?还说黑气的源头就在这栋大厦里,你是风水师,难道看不出来吗?”

范钱脸色顿时沉下来,转而面向周睿,道:“你不懂风水术,也不懂相术,怎么敢堂而皇之的骗人!”

“我没有骗人,章总额头的黑气源头,确实在这里。”周睿说着,顺着黑线向上看去。线条像柱子一样通往上层,只是还不知道具体在哪一层。

“胡说八道!整栋大楼的风水都是我亲自布置的,不但可保财运,更可保平安。入门更是上有七钱金剑,下有天罡北斗守护,什么魑魅魍魉来了都会被斩死,你竟敢说这里有问题!”范钱恼怒到极点,转头看向章鸿鸣,怒声道:“章总,这人辱我风水,我跟他势不两立。你今日要给个说法,到底信他还是信我。若信我,马上用五雷术轰死那路过的小鬼,解你灾劫。若不信,我掉头就走,从此不再合作!”

这是在逼宫,章鸿鸣劝了几句,却没有半点用处。范钱执意要他做出决定,他和周睿,只能信一个,这是风水师的尊严!

那位漂亮的女秘书走到章鸿鸣身边,低声道:“章总,这位周先生虽然有很神奇的药,但范师父的风水术,也是我们经过实际验证的。这几年公司发展的顺风顺水,和他不无关系。若真走了,想再找一个正经的风水师可不容易。”

章鸿鸣其实也是这个想法,他愿意相信周睿,可范钱的本事确实也有的。

现在弄的两难,该怎么办?

女秘书瞥了眼范钱,两人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几乎没有人知道,其实他们俩早就搞到一起去了。范钱有本事,女秘书有样貌,两人一拍即合。

现在跑出来一个周睿要搅局,他们哪里会愿意。

而且女秘书和范钱一样,都不觉得周睿真懂什么风水。狗屁黑气,全是骗人的。真要有的话,为什么范钱这么有本事的人看不到?

实际上,哪怕你懂风水,只要没开天眼,哪里能看得到气运。

此时,周围人也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。他们原本以为周睿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,现在看来,根本就是来招摇撞骗的嘛。

也是,看看他那身加起来不超过五百块的衣服,气势又那么弱,怎么可能是大人物。

对周睿失去忌惮的职员们,纷纷小声议论起来:“范师父的风水师可是整个青州都很出名的,这小子谁啊,就敢来踢场子。”

“可能听说章总信风水,就跑来想撞运气吧。”

“还好柳秘书及时把范师父找来,不然说不定章总真要被他骗了。”

听着周围人的议论,再看看章鸿鸣那明显的犹豫神情,周睿在心里叹口气,道:“章总,要不然让范师父先用五雷术试试吧,我没关系的。”

他这样一说,章鸿鸣明显松了口气。他对周睿是半信半疑,不想太得罪,毕竟不管怎么说,人家还救了自己老爹一命呢。相比较之下,章鸿鸣还是更愿意相信合作几年的“专业人士”。

于是,他连忙对范钱道:“范师父,那你先用五雷术帮我把小鬼打死吧,劳烦了。”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