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进入你~扣住她的腰撞得越发凶猛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进入你~扣住她的腰撞得越发凶猛

来源:FK美剧人气:93更新:2019-10-07 12:47:45

9.给我把你们负责人叫出来

上了唐玉刚的车,夫妻俩都缠着周睿询问有关于治病的事情。

周睿倒也诚实,讲的很是清楚,顺手还替唐玉刚把了脉,诊断出他有先天性心脏病。

这种病向来不怎么好治,尤其很难根治。但道德天书给的医术中,却有根治之法。

听周睿说能治好自己的心脏病,唐玉刚就更高兴了。

只是他还有点怀疑的地方,那就是周睿很明确的说,从未学过医术,只看过几本医书。看书也许能看出病情,但真的能治病吗?

唐玉刚不是很确定,但目前为止,周睿是唯一一个只凭眼睛和诊脉就把吕雏凤病情说到十分正确的人,唐玉刚不信也得信了。

虽然夫妻俩都希望能快点治好病,但周睿只懂得医术,手头上没有针灸用的银针,也没有辅助用的药材。

唐玉刚二话不说,直接带着他去了青州市最好的中医馆购买。

尽管现在中医式微,但这家从京都而来的分号在青州包括附近城市都算相当有名气。

唐玉刚带着周睿去柜台,考虑到自己对这些都不懂,便让周睿自行购买,回头找他报销。

周睿想了想,便向店员开口道:“请问你们这里有针灸用的银针吗?”

店里人满为患,来抓药看病的人多到快挤不下。店员忙的脚不沾地,满头大汗。

周睿的问题他听到了,瞥了眼,见对方穿着普通,又很年轻,恰好又有顾客要抓药,便没理。

周睿觉得对方可能在忙,便耐心等了一会,然后又问:“请问你们这里有针灸用的银针吗?”

店员本来就忙的厉害,两条胳膊都累的发酸,又觉得被周睿催问,便不耐烦的道:“没有!看病去挂号,不看病就别挤在这,耽误别人拿药!”

他态度说不上客气,让周睿愣了下,不明白自己的问题为何让对方如此不爽快。

站在后面的唐玉刚看不过去,皱眉道:“你们回春堂是青州最大的中医馆,怎么会连针具都没有?”

“没有就是没有,哪这么多话!”回春堂店大,来的人哪个不是好言好语的。那店员横惯了,瞪了唐玉刚一眼,语气很冲的道:“没看见这么多人排队买药吗,谁有时间给你拿针具,不买药就出去,别耽误别人!”

唐玉刚作为工商局局长,何时有人敢跟他这样说话,直接一巴掌狠狠拍在柜台上:“你怎么说话呢!”

“你说我怎么说话呢!”那店员上下打量他一番,道:“怎么着,嗓门大了不起啊,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!保安呢,把这两个人拉出去!”

两名保安立刻走过来,周睿见形势不好,便对唐玉刚道:“要不然我们还是换一家吧。”

他能受得了这气,唐玉刚哪受得了,瞪起眼睛道:“换什么?我今天还就在这了,倒要看看谁敢动!你,现在立刻把你们回春堂的负责人叫出来!”

那店员不屑的冷笑:“你谁啊,你说叫就叫了?赶紧拉走,什么人啊都是,不知所谓。”

唐玉刚气的又是一巴掌拍在柜台上,大声道:“我是工商局局长唐玉刚!给你半分钟时间,立刻把负责人叫出来!”

说罢,唐玉刚也不管那店员发愣,直接掏出手机拨出去:“喂,辛科长,立刻带人来回春堂一趟,我要在十五分钟内看到你们!”

挂断电话后,唐玉刚见店员还没动,立刻沉声道:“怎么,回春堂的人这么难请吗?”

那店员已经吓傻了,这个人是工商局长?真的假的?可是看唐玉刚的神态,好似不似作伪。

可是,你一个工商局长,怎么还亲自来买什么针具?

想到自己可能跟工商局长大吼大叫,这名店员很想直接晕过去。

另一边,辛科长接到局长大人的电话,听出语气不对,连忙招呼人备车,同时给回春堂的负责人打了个电话:“老丁,你那怎么回事,唐局在你们店里好像很生气,你快点去看看。”

这可把那位负责人吓了一跳,连忙从后台跑过来,正好店员也准备去喊他。

看了眼面色阴沉的唐玉刚,丁翰义心头一跳,连忙问店员怎么回事。

那店员支支吾吾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而唐玉刚已经看到了丁翰义,不由冷笑一声:“丁医生,你们回春堂的脾气大,架子也够大的啊。”

丁翰义听出他的不满,也不问了,赶紧过去赔笑道:“唐局长说的什么话,早知道您来,我肯定扫榻以待啊。今天是来抓药,还是看病?”

“可不敢在回春堂看病,问个正常的问题,都差点被你们的保安带走,要真在这看病还得了?”唐玉刚冷冷的说。

狠狠瞪一眼两名保安,丁翰义连忙笑道:“可能是有些误会,底下人眼拙,没看出您的身份……”

“我的身份?难道因为我是工商局长就要特殊对待,普通老百姓就可以威胁恐吓吗!”唐玉刚脸色更沉,指着周睿,道:“我这小兄弟只不过问了句有没有银针,就被你的店员训斥一通,倒想问问,回春堂什么时候设的规矩,不允许人问问题了!如此店大欺客,你们是不是觉得赚钱太容易了!”

一听唐玉刚有上纲上线的意思,丁翰义额头直冒汗,把那个惹事的店员在心里骂的狗血淋头。可脸上却不敢有任何异样,只能满脸笑容,道:“误会了,误会了,可能今天比较忙,店员又缺乏培训。您放心,马上我就把他辞退,再也不录用。唐局长今天是来买银针?来人啊,把店里最好的那套针拿给唐局长!对了,您要针是送人吗?要不要找个礼盒装上?”

店员拿着成套的银针过来,唐玉刚看也不看的推给了周睿,道:“你看看怎么样。”

丁翰义看了周睿一眼,没见过这个人,便好奇的问:“这位小兄弟也是医生?”

周睿连忙回答说:“不是,只是看过几本医书。嗯,这套针还行吧,凑合着能用。”

周睿说的是实话,按照脑海医术的要求,眼前这套银针只能算入门。但这话却听的丁翰义很不舒服,那可是店里最顶级的一套针具,却只算凑合?

这小子够狂的啊!

他又看向唐玉刚,问:“唐局是不是家里有人生病?说来也巧,今天京都老号的本家楚国鑫医生来了,他的医术在京都可也是排得上号的,要不帮您看看?不说别的,楚医生那可是本家祖传的医术,虽然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曾在哪里高就,但想来不会比楚家老号更高了。”

话语虽然客气,但潜意思却还是有贬低周睿的意思。

唐玉刚微微有些犹豫,楚家老号的人可不常出京都,而且就算去了京都,想找他们看病也不容易。他在青州算是有点地位,可去了那,也是普通人一个。去年带吕雏凤去过一次,结果等了三天,连号都挂不上。

就在这时,一声大笑从后台传出,紧接着,一名身材修长,干净利索的男子从中走出,朝着唐玉刚大步而来:“丁医生客气了,我的医术在京都也只是末流,不过比这位小兄弟,应该还是要强些的,毕竟多吃了两年饭嘛。唐局长,不如给个面子,让我为你诊治一番?”

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京都老号的本家子弟,楚国鑫。

其实楚国鑫早就到后台了,虽然他是京都老号的本家,但遇到这样的事,不方便第一时间出面,因此在后面藏了会。

恰好,听到周睿评价那套银针凑合,让他心里生气。

回春堂无论药还是针,灸,都是一顶一的。这个看起来三十岁都不到的年轻人,竟然说那套针凑合?简直就是荒唐!

哪怕本家老号的那几个天赋过人的小家伙来了,也不敢说这样的话!而这个年轻人面生的很,一看就是个无名小卒。

所以从后台出来后,楚国鑫虽在和唐玉刚说话,却不由瞪了周睿一眼。

周睿愕然,不明白这人瞪自己干什么。

10.你不懂不代表没有

楚国鑫出面,唐玉刚多少还是要给些面子的,毕竟楚家老号在京都经营多年,认识不少达官贵人。

只是他已经答应了周睿,现在如果再答应楚国鑫,岂不是要得罪人?

周睿也不是傻子,唐玉刚的犹豫,他看在眼里,便主动开口道:“唐局长,既然这位楚医生有把握,不如先让他试试吧。”

楚国鑫瞥他一眼,心中冷笑。虽然敢说几句大话,不过这小子也就是个纸老虎。否则的话,怎么会看到他一出来,就自动往后缩?

既然周睿自己说了,唐玉刚也没再矫情,便把妻子吕雏凤喊来。

可能是为了挽回刚才丢失的颜面,楚国鑫并没有带几人去后台,而是直接在大厅里看诊。

丁翰义适时的冲周围叫喝:“都来看看,这可是京都老号的楚国鑫医生,医术高超,平时可是想见也见不着的。”

“哪里的话,承蒙友人抬举罢了。不过今日既然来了,一会我便义诊十人,以感谢各位对回春堂的支持!”楚国鑫道。

“楚医生果然有医德,算我一个!”

“京都老字号的气度就是不一般,也算我一个!”

众多前来看病的人纷纷挤上来,这年头,谁看病不想挂个专家号?何况楚国鑫还曾经上过报纸,确实是位不错的中医。

楚国鑫略带得意的瞥一眼周睿,心说这就是我回春堂的号召力,哪是你这种毛头小子能比的?

随后,他一手搭在吕雏凤腕部,开始诊脉。

周睿在旁边看着,见其手指纹丝不动,便微微皱眉。

过了会,楚国鑫又让吕雏凤张开嘴看舌苔,又翻看了她的眼皮,最后问:“是不是经常感觉身体寒冷,四肢发麻?”

吕雏凤连忙点头,道:“是的,而且最近还干呕头晕。对了,我的四只还有黑色印记,周医生说这是水鬼症。”

楚国鑫哦了一声,又让她拉开袖子,看了看两个手腕的黑色条纹。按压一阵后,道:“这应该是黑色素异变,可以到西医那辅助灯光治疗。至于你的身体,脉象显示风寒侵袭,加上精神压力大,才会干呕头晕。我给你开几服药,回去后注意休息即可。”

“黑色素异变?”吕雏凤愣了下,下意识回头去看周睿。

周睿这才开口道:“楚医生,她确实是水鬼症。而且这种症状普通的诊脉是诊不出来的,必须以三轻四重的手法刺激经脉才行。”

楚国鑫脸色微沉,周围那么多人,被周睿这样“教育”,他的面子往哪放?而且什么狗屁水鬼症,听都没听说过。

抬头看向周睿,楚国鑫问道:“我刚才好像听小兄弟你说,自己不是医生?那你怎么会看病?”

周睿老老实实的回答说:“我开书店的时候,没事会翻看一些和医术有关的书籍,所以稍微懂点。”

“哦,翻看书籍啊。”楚国鑫呵呵一笑:“这么说来,你其实没有学过医?一个没有学过医的人,却来教我楚国鑫如何诊脉?你是太高看自己,还是觉得我回春堂浪得虚名?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可那确实是水鬼症啊!”周睿急忙说。

楚国鑫哼了声,看向唐玉刚,道:“唐局长,刚才虽有误会,但你带来的这人对我回春堂未免太轻视了吧。虽然这里只是分号,却也是回春堂的一份子,难道说还需要本家的老爷子出面,才能让人正视?”

见楚国鑫把他们家老爷子都搬出来了,唐玉刚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看向周睿,问:“你确定是水鬼症吗?”

其实周睿之前已经把病情说的很清楚了,只是他没学过医,而对面坐着的却是京都名医,使得唐玉刚一时间不知道该相信谁。

“当然确定!”周睿点头道。

“胡说八道!我楚家医典自明代开始编录,其中绝症二百,大病五百,小病无数,从未听说过什么水鬼症。你不要以为唐局长不懂医,就随便弄个名字来糊弄人!”楚国鑫冷笑道,他已经看出来,唐玉刚其实也不是完全相信这个年轻人。最起码,两人的关系不是特别的铁。

如果换成几天前,周睿可能会心虚不说话。但现在,他对道德天书中的医术有百分百的自信,连救命神药都能弄出来,医术又怎么可能出错?

他咬牙道:“你不懂,不代表没有这种病!很多病都出在明代以前,而且楚家也不可能治过天下人,总会有所遗漏!”

“你说我不懂?”楚国鑫一拍桌子站起来,怒声道:“一个看过几本书,学点皮毛的小子就敢说这种大话,也太不把我回春堂放在眼里了!好啊!既然你认为我楚家的医术还不如你,那今天倒要领教领教阁下的能耐!”

丁翰义和几个店员都冷冷的看着周睿,这个年轻人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

这里可是回春堂,你在回春堂指责本家老号的医师不会诊脉,以为自己是那几位国医圣手吗!

楚国鑫可是在京都都排得上号的,他不会诊脉,难道你会?

要不是看在周睿和唐玉刚一起来的,他们早就把人给轰出去了。

恰好这个时候,外面有人搀扶着一个病人进来,一进门就大声嚷嚷:“谁是医生!快来救救我爹!”

丁翰义连忙过去询问了一番,回来道:“是一个六十岁的老人,肚子疼的厉害,看起来情况很不好。”

楚国鑫冷眼看向周睿,道:“你不是看轻我楚家医术吗,那今天就以这个病人来试试你的斤两!”

说罢,楚国鑫一马当先走过去。周睿犹豫了下,最后还是咬牙跟上了。

吕雏凤有些担心的问:“老唐,你怎么也不劝劝?”

唐玉刚微微摇头,道:“周老弟毕竟年轻,楚国鑫又是从京都来的名医,他们俩分出胜负,对我们只有好处。你的病那么怪,我希望能找到一个最有把握的医生来治。”

虽然丈夫的想法有点势利了,但吕雏凤知道他也是为了自己好,便没再说什么。

此时,楚国鑫和周睿都来到那病人跟前。这才情况远比丁翰义说的复杂。

这病人浑身冒汗,嘴唇发紫,已经在翻白眼了。

两人二话不说,同时蹲下来,一人抓住一只手先行诊脉。

过了二十秒,楚国鑫先站了起来,问:“他以前是不是犯过癫痫?最近几天还受寒喝了快酒?”

扶着老人来的汉子连忙点头,说:“对对对,前些年犯过癫痫,昨天去地里忙活淋了雨,就回来喝了半壶酒。”

“嗯,那就没错了,寒邪犯胃症,引发了癫痫病。丁医生,把我的针具拿来。”楚国鑫道。

丁翰义应声去拿针具,楚国鑫则看向还蹲在地上的周睿,冷笑着说:“小兄弟,不会诊脉就别装了,这么长时间,皮都快被你搓掉了。”

旁边那汉子问:“怎么,他不是医生吗?”

“当然不是,一个看过几本书,根本没正规学过的人,跑来我们回春堂大言不惭而已。”楚国鑫不屑的说。

那汉子急了,连忙把周睿推开:“你不是医生在这瞎捣什么乱,走开走开,别耽误我爹治病!”

周睿被他推的倒退几步,却没有在意,只问:“他这两天摔倒过没有?”

然而那汉子根本不理他,只求楚国鑫一定要治好他爹。

见周睿吃瘪,楚国鑫心中畅快,道:“放心吧,在我手里,癫痫和胃溃疡算不上大病。你来的还算及时,不会有事的。”

此时,丁翰义已经把针具拿来。

楚国鑫抽出牛豪针,解开老汉的衣服,一根根扎了下去。随着他的动作,老汉浑身抽搐的症状明显减轻,也不再翻白眼了。

随后,楚国鑫又以艾灸辅助,搓了好一会,老板的面色比之前好看许多,显得有些红润了。

他这才停下,写了一副药方递给那汉子,道:“按方抓药,回去后注意休养即可。”

此时,老汉已经清醒过来,只是神智似乎还不太清楚。但在旁人的搀扶下,已经可以缓慢移动步子。

那汉子抓了药,对楚国鑫千恩万谢,这才扶着老汉准备离开。

旁边一堆人冲楚国鑫鼓掌吹捧:“不亏是京都名医,二十秒就判断出了病情,比西医还快。而且几针扎下去,就治好了病,简直神了!”

“名医就是名医,不像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,看过几本书就敢来回春堂撒野,真是找错地方了!”

楚国鑫向众人点头致意,然后面带微笑的看向周睿,道:“怎么样,现在对我回春堂的医术还有异议吗?”

周睿低着头没说话,像在思考什么。

结果楚国鑫话刚说完,就听见“噗通”一声。转头看,只见老汉已经倒在地上了。那汉子急的冒汗,连忙大喊:“楚医生!楚医生!快来看看怎么回事啊!”

还不等楚国鑫反应过来,周睿已经主动跑过去。他二话不说,将刚才得到的那套银针取出,拔针就朝老汉的头部扎去。

中年汉子又急又气,伸手推他:“你干什么!你又没学过医,想扎死我爹啊!”

“你再推我他才会死!”周睿厉声道。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