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公车上被弄得腿软,下面一整天都塞着东西的污文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在公车上被弄得腿软,下面一整天都塞着东西的污文

来源:FK美剧人气:697更新:2019-10-07 12:47:44

老马霎间蒙圈了!

这丫头是怎么回事?看样子好像是自愿的?莫非她和白衣男子有一腿?

这么一想,老马就开始打退堂鼓了,像这种隐私,他根本无权干涉,他只是个房东而已,又不是邱兰馨的老公。

对了,老公!

老马拍了拍脑袋,他差点把张小军给忘了,今晚的行动明面上可是打着张小军的旗号啊。

老马掏出手机给张小军发了条短信息,告诉他邱兰馨就在蓝色妖姬酒吧,并且已经喝醉,和一名陌生男子在一起。

信息刚刚编辑好,还没来得及发送,门里面又传来一阵淫笑声。

“邱兰馨,你不是很高冷吗?”

“你拒绝我呀,快点,再拒绝我一次,我好想再看看你装纯的样子!”

紧接着,邱兰馨软绵绵的娇嗔道,“李昊,我错了好不好,你快点来……”

老马一愣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,白衣男子这般嚣张的调戏邱兰馨,邱兰馨却放荡不堪,简直像发春了一样!

醉酒的邱兰馨,老马也见过,这次明显很反常!

难道是酒有问题?!

老马都快五十岁的人了,什么稀奇古怪事没见过,这点江湖上的小把戏还蒙不住他,不容多想,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!

见有人闯进来,李昊的脸刷的吓绿了,他赶紧穿上裤子,抄起床头的烟灰缸退到墙角处,战战兢兢的提防着老马。

老马环顾屋内,除了李昊并无他人,而此时邱兰馨正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,一条微薄的毛毯搭在小腹。

看到老马来了,邱兰馨不但不惊慌,反而叫声愈演愈烈,两只白嫩的玉手软弱无力的抓扯着床单,媚眼如丝的看着老马。

“妈蛋,你给她下药了?”老马火冒三丈,虎视眈眈的盯着角落里的李昊。

李昊见老马孤身一人,顿时有了些底气,他指着老马骂起来,“死老头,怎么走哪都能碰到你!老子看你今天来就是找死!”

老马先是扯开床角的被褥,把邱兰馨赤裸的身子遮住,而后朝着李昊步步紧逼,“小子,你现在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!我警告你,最好老实点!”

看老马走过来,李昊举起烟灰缸,大喝道,“死老头,你再往前试试,信不信老子砸爆你的脑袋!”

老马呵呵笑,“好啊,试试看。”话音未落,一个跨步上前,左手锁住李昊的手腕,右手扣住李昊的肩膀,反手一撇,一招擒拿将其制服。

胳膊被扭在身后,李昊痛苦的嚎啕,秒变孙子,开始苦苦求饶了。

老马心地善良,想着毕竟是年轻人,况且事情还没有弄清楚,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,因此,见李昊认错态度端正,就松开了手。

失去了束缚,李昊撒腿就跑,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老马没心思去追,快步来到床边,摸了摸邱兰馨的额头,顿时吓了一跳,那滚烫的温度都可以煮熟鸡蛋了。

“不好!这样下去,人会出问题的!”老马连忙把邱兰馨从床上抱了起来,想着要尽快送往医院,可低头一看,才发现邱兰馨的衣服还没有穿,就这样抱着出去,这丫头的脸都没了。

于是又将邱兰馨重新放回床上,在沙发上找来她的衣服,准备给她穿上。

不想刚扯开毛毯,欲火中烧的邱兰馨就勾住了老马的后颈,胡言乱语的娇喘着,“马叔叔,你怎么进来了?你快点让我舒服,我受不了呢。”

说着就在老马的身上胡乱的摸着,一双白皙的玉手撩拨得老马都吃不消了。

“这……”老马的动作迟缓了下来,体内的渴望也瞬间点燃了,他犹豫不决,虽然做梦都想得到邱兰馨的身体,可趁人之危非君子,强迫这种事,老马还真做不出来。

这会儿,邱兰馨又把手伸进了老马的衣服里,娇艳的红唇一张一合,急促的气息全部喷在老马的脸上,火辣辣的痒。

“兰馨,你清醒点!”老马有点忍不住了,使劲儿摇晃着邱兰馨的身体,那对儿饱满挺拔的圆润也随着摇晃跳动不停。

“马叔叔,你快给我呀,我想要!”邱兰馨双目迷离,脸蛋红通通的像熟透的苹果,她开始发疯的扒老马的衣服。

老马深吸一口气,用最后的一丝理智压制住心中邪念,他猛的推开了邱兰馨,不料,由于力量过大,邱兰馨的脑袋一下子撞到了床头柜上。

“兰馨!兰馨!你醒醒,你没事吧!”

这下可把老马吓坏了,万一邱兰馨有个三长两短,他怎么向张小军交代?

“不行,立刻送去医院!”老马抱起邱兰馨,飞快的朝门外跑去。

就在这时,紧闭的房门却从外边打开了,几名警察冲了进来,手持警棍对老马警告道,“放开那女孩!老马又蒙圈了!

这他妈到底什么情况?!

可是,面对警察,老马百口莫辩,邱兰馨昏迷不醒,又没有第二个当事人在场,无奈之下,老马只好乖乖就范,被警察拷走了。

唯一的心安理得,就是邱兰馨被及时救治。

回到警局,老马被羁押了,在去拘留室的走廊上,心情极差的老马正耷拉着脑袋,突然,耳畔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,老马抬头望了一眼,表情瞬间凝固!

吴晓燕!

怎么会是她?!

只见穿着警服的吴晓燕,英姿飒爽,一双如星的眸子格外明亮,她正和身旁的一名女同事有说有笑,身材十分惹火。

尤其是她脱帽甩发的一刹那,好看的笑容,顿时让老马想到了一句诗歌——

回眸一笑百媚生!

遗憾的是,眼前这位女警花,完全无视一脸震惊望着她的老马。

毕竟,像老马这种深夜被拘留的嫌疑人太多了,早已见怪不怪。

老马刚停下脚步,两名警察就推了他一把,声色俱厉的催促着,老马只好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,走去了拘留室。

夜已深,值班的警察出警还没有回来,邱兰馨在医院也没有完全清醒,审讯老马的工作便暂时搁置了。

关在拘留室里,老马心潮澎湃,满脑子都是刚才吴晓燕的音容笑貌,二十多年过去了,这个失散的老朋友似乎青春永驻,还如当年一样那么美丽。

要知道,她可是老马的初恋情人!

那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老马高中毕业在家,隔壁搬来了一户新邻居,炎炎夏日,老马出门买雪糕,付账的时候才突兀的发现口袋里的钱不见了,尴尬之际,身后一个漂亮的女孩主动帮他解围。

这个漂亮的女孩就是吴晓燕,也是老马的新邻居。

从此,老马开始暗中关注吴晓燕,只是在那个年代,谈恋爱不以结婚为目的,就是耍流氓,况且还没等到鼓足勇气表白的那一天,他就在父亲的安排下,应征入伍,去了部队。

自此,老马和吴晓燕失去了联系,严格来说,是老马没有机会见到吴晓燕了,中途一次回家探亲,老马才知道吴晓燕一家人都搬走了。

这个漂亮的女孩,就像一缕清风拂过老马的心湖,只留下老马独自一人心神荡漾。

然而,二十多年后的今天,老马居然在这种鬼地方偶遇她,让老马是又欣喜又悲哀。

要是吴晓燕认出了自己,那她又会怎么看待?

老马想想就坐立不安了,剪着手在狭窄的拘留室里来回踱步。

室内还有其他的嫌疑人,老马唉声叹气的晃来晃去,顿时引来了其中一人的不满,一个小胖子对老马喝道,“死老头,屁股长痔疮啊!”

老马收敛心情,瞥了一眼,发现那个年轻的小胖子正气嘟嘟的怒视着他。

“小伙子,我哪里得罪了你吗?”老马本来就烦躁,此刻有人怒怼,无疑是火上浇油。

“你丫的半夜不睡,一个劲儿的晃悠啥?”小胖子瞪了老马一眼,捏了捏拳头,好像一言不合就准备过两招的架势。

老马轻哼一声,整个晚上他都在受人威胁,难不成,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欺老不欺少的心态么?

想到这里,老马不怒自威,乜斜道,“毛头小子脾气倒不小,想干嘛?有种上来单练。”说完就开始活动筋骨。

见老马毫不畏惧,小胖子有点退缩了,他松开拳头,语气稍微缓和了点,“不叫人睡觉,你还有理了啊?不知道为别人考虑一下啊!”

“嘿,这小子!”老马啼笑皆非,便坐了回去,过了一会儿,见小胖子还没睡着,就问道,“你咋进来的?”

小胖子看了看老马,叹了口气,“我酒驾,你呢?”

老马摆摆手,“别提了,他们抓错人。”

小胖子闻言,顿时来了精神,凑到了老马跟前,谄媚道,“老哥子,但凡喊冤的,都是有背景的人啊,你要是活动关系了,把我也捞上呗,小弟出去后唯你马首是鞍!”

老马苦笑说,“我有啥关系活动啊?我真是被抓错了!”

小胖子不依不饶,舔着脸说,“老哥你就别隐瞒了,我掐指一算,你明儿就得给放出去!到时可要帮我美言几句啊!”

老马无奈的摇摇头,他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缠上他了,反正一时半会睡不着,唠嗑唠嗑也不错,当即就问了句,“你怎么称呼啊?”

“张磊,叫我磊子就行!”

还好有磊子瞎侃,否则这一夜,老马恐怕是要难过了。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