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板办公室脱美女衣服_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老板办公室脱美女衣服_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

来源:FK美剧人气:157更新:2019-07-31 10:07:27

胡美花嘤咛一声,却是刚刚反应过来,这边却是嘴巴已经被封堵住,张开嘴刚要喊出声来,那知道她刚一张嘴,一条大蛇强硬地就闯了进来,那是翻江倒海一般在自己嘴里倒腾着,并且与自己的小蛇纠缠不清,更让她羞臊的是那张大嘴居然一个劲地吸着自己口里的口水,啊呀,吸得自己嘴里的口水都是刚分泌出来那边就已经被吸走了

好半晌,当两个人都觉得气闷的时候,二彪子才松开了胡美花的嘴巴,两个人都是大口大口地粗喘着气。

胡美花俏脸染上一抹娇艳的绯红,芳心又羞又涩,没好气地瞪了二彪子一眼,道:“你个坏小子,就知道欺负你美花娘。”

二彪子咂巴咂巴嘴,余味犹在口中,胡美花的口水实在是太好喝,堪比什么饮料还好喝啊!

这样的动作让胡美花更是娇羞难耐,一巴掌拍在二彪子的脑袋上,“你小子就是讨打!”

二彪子那绝对是平常打人的主,对别人那也是说一不二,只有他欺负人,没有别人欺负他的,但是面对胡美花,他就只能是挨打的主,不但挨打之后没有恼羞成怒,反而笑眯眯地道:“美花娘,你不是说白粥不好喝吗?我就亲自尝一尝了,不过,经过我品尝之后,报告美花娘,白粥很有味道啊,而且很甘甜啊,要不我再尝一尝,真好喝啊!”

说着,二彪子咂巴咂巴嘴,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,大舌头故意做猥亵状的在嘴唇舔了一圈,那个样子要多猥亵有多猥亵。

“我揍死你个坏小子!”二彪子这副威胁样子可把胡美花给气得够戗,胡美花直接已经恼羞成怒了,作势又要去打。

二彪子顺势把她手给拽住,然后轻轻一使劲,就把胡美花搂进自己怀抱里去,笑着道:“好了,好了,别闹了,你这刚生完孩子,身体还很虚弱,不能太有力,等你休养好了,你想怎么用力就怎么用力,到时候你在上面,我在下面,你想怎么样都行啊。”

三句话不离那点事,现在的二彪子从一开始的懵懂少年,发展到现在的口花花习惯老油条,真的证明了一个男生到男人的彻底转变,但胡美花毕竟是一个女人,眼见二彪子这个样子,有些接受不了,把眼一瞪,“你小子别嬉皮笑脸的,说话没个正经的,都是当爹的人了,要是这样以后离我儿子远一点啊,别把他给教坏了,以后我还要我儿子好好做人,对待感情专一呢!”

得,二彪子脸拉得好长,哼唧道:“不用这样剥夺一个当爹的权利吧,再说了,这种事情都是随根的,嘿嘿,当老子的这样,当儿子的也差不了。”

“哦,这可是你说的啊!”胡美花一双眼睛亮了起来,让二彪子感觉到有一种危险的气息,果然,胡美花直接吃笑道:“我回家句告诉你爹去,就说你这花花肠子是随他的,看他怎么收拾你。”

一下子戳到二彪子软肋上,对于他爹李虎,他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也不说不清啊,反正他爹就认准一个道理,老子是老子,你是儿子,我说的话你就得听,我想骂就骂,想打就打,你没得反抗,而且要是胡美花真的把他说的随根的话跟他爹一说,他爹肯定翻了脸,因为他爹可是怕他娘怕得要死,要是传到他娘的耳朵里去了,二彪子的花花肠子是随他的,那不代表他也是花花肠子,这还得了,二彪子他娘还不把他爹给撕巴,当娘的希望自己儿子有很多女人,但当媳妇的绝对不希望自己男人有很多女人,这就是女人的通性。

“美花娘,不用这么狠吧!”二彪子一脸泄气地道。

胡美花看见二彪子那个样子不由得嘿然笑了,要说对付这个小子她还是比较有经验的,不过想想自己又落到他手里,她又气不打一处来,想到自己生孩子的痛苦,她更是恨得牙根直痒痒,不过想到自己那宝贝大儿子,她又觉得什么痛苦都值得了。

看见胡美花不说话,脸上表情却是丰富多彩,一会儿生气,一会儿喜悦的,二彪子小心翼翼地道:“美花娘,不会真给我打小报告吧!”

“去!”一声娇嗔,胡美花没好气地道:“谁有闲工夫给你打小报告去啊,去给我整杯水喝,我有点渴了。”

“好嘞!”二彪子痛快地答应着给弄了有杯白开水,看着胡美花端这杯子喝着水,他则眼睛瞄了瞄胡美花的身子,多么完美地一具身子,前凸后翘,深凹有型,该什么地方大她就大,该什么地方小她就小,该什么地方有肉她就长肉,该什么地方苗条她就苗条,胡美花号称当年李家村两朵花,与那马翠花齐名,自然不是白叫的,论美丽,村里她那一代的一众女人无人出其左右,如李大桃、古彩霞、金玲、许香云那些女人也就颇有一些姿色罢了,纯以美丽而论,还是这胡美花与马翠花,别看现在年龄比较大了,也是四十多了,但是胡美花保养得却非常完美,感叹时间为什么在她身上滞留住了。

有些女人总是不显老的,有的女人却是老得快的,年轻时也许两个女人长得都很漂亮,但往往时间的流逝是杀伤一个女人漂亮容颜的最大杀手,到了一定年纪,再看这两个女人,你才会发现,留住漂亮容颜的才是最大的胜利者。

要说胡美花也不知道是没生过孩子的原因,还是天性比较淡然的原因,还有平时吃不上什么油水好东西的原因,反正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显来,四十岁的身子,二十岁的脸蛋,十八岁的身材,十六岁的纯真,完全就是一个与这个时代不相融合的女人。

“看什么呢?医生的话你没听见啊,镇上你女人那么多,随便找一个就能解决需要,可别在我的身上打主意啊!”胡美花有些受不了二彪子杀伤性的眼神,怎么都觉得不怀好意,下意识地缩进了身子往后退,并给他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,有需要啊,找别的女人去啊,别在我身上打主意啊!

二彪子让胡美花说中了他打的什么心思不但不恼,反而嘿嘿笑了起来,“美花娘,别的女人怎么跟你比啊,她们有你这么美吗?有你这么大吗?”

说着,他的大手直接摸在了胡美花那一对巨大东西上,入手真的是沉甸甸啊,李家村第一大波那绝对不是白叫的,要说胡美花完全就是童颜巨那个什么的待名词啊!

嘤咛一声,二彪子是冷不丁下手的,而刚刚生完孩子,胡美花那个部位正是产奶,也是最为肥硕的时候,所以也是她最敏锐的时候,一个触碰都能惹起她滔天的火焰,二彪子冷不丁一个下手没个轻重,却是捏得她有点重了,但是重有重的好处,这一重自然是感觉更加强烈,那股强烈的感觉在胡美花那个巨大东西上荡漾着,然后一点一点地传遍了她的全身,让她不受控制地下意识把自己的有一双腿给夹紧了。

双手猛地抱住自己的巨大宝贝,胡美花水汪汪的大眼睛迷离而又幽幽地道:“你小子想要干什么?”

说话那个幽幽的模样,真的是让人心动,让人那个动啊!

二彪子本来没想干什么的,他就是下意识的说话说话就想占点便宜,而胡美花的便宜是他最想占的便宜,所以说话的时候他就下意识的下了手,但入手的感觉自然是难忘的,胡美花的李家村第一大波不是吹牛吹出来的,而且现在胡美花的样子更是叫她心痒痒,要是她真的严词拒绝的话,他也许就没有什么坏心思,但是现在胡美花这个样子真的是让人很够想法啊!

胡美花的柔弱反应让二彪子心痒难耐,医生吩咐了是一个月不准同房,但是两个人在一起也并不是只有下面一个洞可以解决事情的啊,上面的一个洞,后面的一个洞那都是可以解决问题的,而这样也不影响他的发挥,也不影响胡美花的身体,似乎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啊!

感受到二彪子不怀好意的眼神,胡美花一下子就意识到自己的软弱给了他想动坏念头的心思,胡美花跟这小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,从小就看着这小子长大的,这小子动什么念头自然逃不出她的眼睛,意识到不好的胡美花赶紧改变了策略,把眼睛一瞪道:“你小子想干什么,要是敢动坏心头,我可真跟你爹说了。”

要说一开始胡美花有这样的强硬也许二彪子真的就退缩了,但是刚才她的反应给了二彪子无数反应的心思,现在再去吓唬他已经吓唬不住了,二彪子不动心思则矣,动了心思那就没有退缩的道理,这小子就是属牛的,一个劲往前冲,眼前的胡美花就是他的红布,发狠要冲上去,至于冲上去是死是活那就不是他的事了。

看着眼睛已经赤红一片,鼻息之间哼哧哼哧喘着粗气的二彪子,胡美花已然知道不好了,这小子动性了,不过她还想做最后的挣扎,“二彪子,别胡闹,这大白天的还在医院里,医生护士的来来去去,还有你儿子也在这里,你,你————”

二彪子嘴里边掠过一丝邪邪的笑容,嘿嘿,这个时候说这个话是不是已经晚了,没等她说完呢,他就已经直接下手了,两只手紧紧的搂着胡美花。

将胡美花的身体,用力的压进自己的怀里边,用力的压着她的身体,将她挤进自己的怀里边,两团那个巨大,圆润无比的山峰,在自己的胸膛前,不断的摩擦着,一次次的,随着二彪子的动作,感受着那两团东西所带来的美妙无比的舒畅感觉。

而因为将胡美花的身子按在自己身体上之后,胡美花的整个身子就伏在他身上,而二彪子则灼热的目光落到胡美花丰隆圆翘的雪腚上,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指,轻轻点在她的美腚位置,触手之处,冰凉温软,使人唾液腺加班加点的工作,分泌更多的唾沫。

极度舒爽的手感让人**,生出得陇望蜀,想来得寸进尺,男人都这样,那方面的思想是人类前进的原动力。

二彪子遵从自己内心深处的黑暗邪恶想法,终于还是忍不住将狼爪覆在了胡美花那隆起的肥美翘腚上,肉感腻滑,弹性极佳。

二彪子微微浸汗的手掌按着胡美花白嫩嫩的翘腚,那柔嫩、软腻、润滑而又弹性十足的完美感觉,让他心中那方面的想法转瞬便烧成燎原大火,一发不可收拾。

顿时,那情不自禁的手掌用力改变手中软肉的形状,魔爪往下挤压,深深陷入那团嫩柔的白肉里。

胡美花娇翘迷人的雪腚,不管二彪子的手掌如何用力揉搓,都会转瞬之间被恢复原状,就如同玩弄一件新得到的玩具,二彪子的好奇心大炽,按一下捏一下的,玩得个不亦乐乎!

大手按下,深深陷入,复又弹起,恢复如初,然后再来,大手按下,深深陷入,复又弹起,恢复如初……

哈哈,好好玩,好好玩啊!

二彪子一手按住胡美花的**,然后一把拉下她的下面那条白底蓝碎花四角裤衩子,给一把拉到腿弯处,露出细绵腴润的整个腚子来,从后面看去,那紧并的**根部有一处鼓胀小丘,四周毛草密布,其间夹着一抹蜜缝,隐约可见**红色,十分诱人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那个地方有些凉飕飕的感觉使得胡美花羞耻的叫唤起来,声音惊慌无措。

二彪子眼中光芒大盛,不但下面下了黑手,上面也下了黑手,将其衣服直接往上剥起,然后在后背摸索着解开罩子的扣子,胸前束缚尽去,绷出一对浑圆饱实的车大灯来,那对美物无比巨硕,形状姣好,光泽动人,犹如两颗**的成熟蜜桃,珠光盈润,仿佛呼应着沉甸甸的手感。

嘎嘎一声怪笑,二彪子嘿然道:“美花娘,你说我要干什么呢!”

“医生说我们不能这样的啊!”胡美花这个时候抬出了医生,她知道二彪子还是很疼爱她的,医生的话他也是听的。

不过二彪子早就已经想好了对策,“医生的话我当然要听,不过我没说跟你弄前面啊,嘿嘿,我们弄后面不也一样吗!”

“啊,不!”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