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_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_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

来源:FK美剧人气:18更新:2019-07-31 10:07:27

一阵火热的拥抱与亲吻后,气喘吁吁的左玲这才举起无力的粉臂试图推开二彪子,红彤彤的脸蛋抹过一层红晕,幸福的微笑挂在脸上

她与二彪子的关系真的是复杂之极,当初在乱葬岗子自己要寻死的时候遇见了这个男人,自己报复性的把清白身子给了他,本以为事情过去了,等待自己命运就是凄惨的结局,那知道这个男人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,给自己以及自己一家三姐妹都带来了光明的一生,于是她成了他的女人,她的二妹妹也成了他的女人,他还有很多很多女人,可是她却不在乎,有些姐妹为她不值,她们那种有过别的男人的女人跟一些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不吃亏,可是她和她妹妹可是最开始就跟了二彪子,黄花大闺女的身子就跟一个男人,而这个男人还是个花花肠子,她是最吃亏的。

吃亏不吃亏的,别人说的不算数,自己说才是最正确的,而吃亏这个事她心中扪心自问自己,有的时候还问一下自己的二妹妹,但两姐妹最后会心的一笑,却表明了她们自己的心中有数。

以往都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分享二彪子,但是现在自己单独一个人分享着这个男人,左玲真的是有一种不同的感觉,但是她一贯都是那种有思想的女人,没有被这样的独享快乐给迷得什么也不顾。

“二彪子,别,别这样……,我,我还在做着菜呢……”

被二彪子亲吻着雪颈的左玲浑身瘫软,不过也终于找着机会发出声音了,带着一丝羞意喃喃自语着。

“嗯。”

可惜这个时候跟二彪子说这些话却是没什么用的,这小子在干这种事情的时候一般都是听话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的,根本就头听不到耳朵里去,嘴里胡乱地应承了一声,手一拽,拉下左玲睡裙上面的领口,宽松的睡裙很容易就得了手,一边被拉开,整个光滑如雪的肩头,还有里面的素白色罩子也的带子也挂在肩头上,看到了那素白色的罩子,二彪子嘿嘿的一笑,急呼呼地扒着罩子向一边拉,“玲姐,许久没见,你的这个东西又大了啊,啊,好象又白了,嘿嘿,真的是又大又白……”

“讨厌了!”脸蛋红扑扑的,嘴里虽然说着讨厌的话,但心里却是美滋滋,甜蜜蜜的,那个女人不喜欢让自己的男人夸上几句,要不怎么说二彪子能讨那么多女人喜欢,除了一方面他的天赋本钱张狂霸道之外,他的这个嘴皮子功夫也是厉害的,起码在讨女人喜欢这方面这小子一直就处理得不错。

“玲姐,这我了没说错哦,让我尝尝,让我尝尝味道改变没有。”说着,二彪子的大舌头就伸了出来,舔进了那**的白肉上,香喷喷甜腻腻的女人香,让他几欲发狂。

一边舔着,还一边嘴里嘀咕着,“不错,不错,还是这个味道,好吃,好吃啊!”

“啊————”嘴里不可抑制的发出那样的声音来,被一个男人舔自己那样的地方,是个女人都忍不住发出这样的声音来,如猫叫春那样的哼哼声,一哼接着一哼,一声顶着一声,很婉转,很悠扬,哑哑的,丝丝的,声不大,但绝对是声声能打到人的耳朵里,特别是男人的耳朵里去,一般男人听到这样的声音都会受不了。

果然,二彪子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就有些受不了了,于是,他就更加起劲地左玲那双白嫩香肉上大作锦绣文章了。

“二彪子,不……不要……啊!菜,菜……菜好象烧焦了……不,不,等我去关了啊!”

一股东西烧糊的味道在厨房里弥漫着,意乱情迷中的左玲还保持着一点脑子里的清明,鼻息间闻到烧糊的味道后,立即惊叫了起来。

但是二彪子就是个彪货,他这个时候那还顾得上菜烧糊没烧糊啊,他现在的美味菜肴就是左玲了,不但嘴上下着苦功,手上也没闲着,直接往左玲那睡裙里钻去,沿着一双嫩腿直线奔走,直奔那腚部而去。

左玲立刻紧紧夹住一双修长浑圆,雪白滑腻的女人腿,抗拒着二彪子那已然袭进自己**挺翘,肥美雪白的腚子的灵巧手指的纠缠,那条深邃的股沟腚缝里传来一阵阵摩擦带来的舒爽**,让她情不自禁的轻声嘤咛起来,终于,在二彪子的逗弄之下,她也顾不得说菜不菜烧糊的事了,还是保住自己要紧吧。

就是嘴里叫了一声,“不要!不要啊!

正埋头苦干,努力用手指头勾下左玲下面那条三角裤衩子的二彪子含糊不清地“嗯”了一声,你说不要就不要啊,那不是证明我二彪子太没面子了吗,所以二彪子根本就没给左玲面子,现在是成全自己面子要紧,紧接着就试图用手去脱下她那条三角裤衩子,可惜这个时候左玲知道不好根本就不让他得逞,两条腿奋力挣扎着,腚子不停晃动着,就是不让他得手。

越不容易得手就越要得手,越不让得手我就怎么着也要得手,二彪子还就是这样的性格,认死理,只要他认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,这样的人往往才是干成大事情的人,性格上一条筋,非要把最后的结果弄出来不可,不然他就一直这样下去,因为现在与左玲的裤衩子做着斗争,所以这个时候的他根本没时间理会菜焦不焦的问题,应该是他压根就没将菜烧焦了和自己现在做的事情联系起来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电磁炉里菜烧焦的味越来越浓,空气中蔓延中淡淡的焦味,而紧紧拥抱在一起的男人和女人的那滔天之火也越来越浓,似乎映照着那越来越热的温度一样。

左玲睡裙早已被脱到一边,一只胳膊被拿出来,只是挂在另一只胳膊上,所以里面的风景也是露出大半,**高耸,雪嫩滑腻的山峰,素白色的罩子就那样被推到脖子的部位,就剩下两条带子挂在肩膀上,一抹娇艳欲滴,凸硬起来的嫣红正被二彪子含在嘴里,磨蹭细啄,吸舔嘶咬,另一边浑圆雪腻,硕挺鼓胀的山峰也在他散发着灼热气息的大手中,揉搓挤捏,变换成各种诱人的形状。

如发面大馒头一样,软中带硬,硬中带软,口感度非常的好,甚至能变换成各种诱人的形状,什么爆捏形啊,什么大碗形啊,什么野兽形啊,什么飞碟形啊,反正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他做不到,二彪子展现出来他的另一面,原来他还是一个充满了想象力的人,这感觉当个雕塑家也不成问题啊!

下面睡裙下摆已经被二彪子粗鲁地拉到了雪白浑圆,肥美硕挺的翘腚之上,扛在腰上,在那条深深的股沟腚缝里,他修长的手指正轻轻摩擦着那细嫩娇柔的圆滑,顺势抹过那滴滴润珠,擦在她的两腿之间,可惜那条三角裤衩子死死地被左玲夹着,没有让二彪子得手,让他遗憾不已,不过他正在努力着,正面攻击不行,那就侧面攻击,活人不能让尿给憋死啊。

要说二彪子的脾气就是这样,认准的事情那是不会轻易就放下来的,他一直在坚持着。

要说这样的情况下,不但被动的左玲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就是主动的二彪子也有些受不了,他的呼吸急促,鼻息粗沉,粗大的火热巨物也硬硬地顶在左玲起伏收缩的光润小腹上,那块肉很滑很软,顶在上面很舒服,于是他就歇斯底里地摩擦着,两个人这个时候都已经动情了,就在二彪子不打算在上面摩擦了,他打算把东西往下划,要划到那个最中央部位的时候,有人出来破坏了这一切美好的画面。

“姐,我回来了,什么味道啊?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有人在喊叫着,惊醒了沉迷深陷在滔天之火汪洋之中的男女那迷糊混乱,情难自禁的思绪,更破坏马上就要发展成为一曲男人和女人谱写的最美丽歌曲,歌没写成,曲没唱出,真的是遗憾,遗憾啊!

俏脸仿佛天边的火烧云一般的左玲羞涩地娇呼一声,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,挣扎地推开了气恼万分的二彪子。

左玲站起身来,顾不上整理凌乱不整的衣衫,急忙奔向那一直烧着的电磁炉,**高耸,浑圆挺翘,雪白柔软,肉感十足的山峰因为在外面,所以直是上下左右晃动,荡漾出勾人无限的山波肉浪。

可是这才踏出两三步,粉膝突然一软,酥软乏力的雪腻娇躯差点就瘫在了地上,明显是先前**,滔天之火高涨,情动如潮的后遗症,让她两条腿无力,连步行走路的力气都没有。

二彪子眼明手快,闪电般伸手抱着左玲就要跌倒的柔美娇躯,将满脸羞色的成熟少妇扶到起来,心中却在暗自嘀咕这该死的左薇早不回来,晚不回来,偏偏这个时候来搅和,真是来的不是时候,要是她再晚来一会儿,刚才自己就吃到嘴里头了。

“别看了啊,快把火关了啊!”看见二彪子扶完自己就不动弹了,在那发呆口里嘀咕着什么,左玲忍不住叫了起来,这个时候你也不看看那边都烧糊了。

“啊,关火啊!”这个时候二彪子才缓过神来,满屋子的油烟糊巴味道让他立刻上前几步把电磁炉给关了。

左玲这个时候也缓过劲来,把身上整理利索了,把睡裙拉上去,罩子系上,散乱的头发也拢了拢,然后才走了过去,看着电磁炉里已经烧成黑糊糊早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的菜,没好气地哼声道:“都怪你,菜烧成这样怎么吃啊!”

二彪子理亏在先,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胡乱说话,打了个哈哈道:“没事,一个菜糊了不还有别的菜呢吗,凑合吃呗!”

“那这个锅都干巴上了,还有这屋子里的味,你说怎么办吧?”左玲一肚子怨气,不过她的怨气也不是跟二彪子发的,其实她自己心里清楚她的怨气是跟谁发的,左薇啊左薇,你就不能晚回来一会儿吗,差点就成了好事了,结果就这样黄了。

“是,是,都我收拾,都归我处理了。”其实二彪子也是一肚子火气的,但是理亏在先的他只能把火气压下,这个事不管怎么说也是他不对在先,不能让女人也跟着自己吃亏不是。

“薇薇那怎么说?”左玲问出了她最想问的话。

“我怎么知道怎么说啊!”二彪子不禁说出这样的话来,不过他的心中其实是不以为然的,这有什么啊,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呗,左薇又不是不知道他和她的关系,有什么不能说的啊!

就在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,左薇堪比模特的身材闪了进来,一进来就嚷嚷道:“我说你们整什么了啊,这什么味道啊!”

一见左薇进来,顿时,二彪子和左玲两个人的火气都有了一个**点,罪魁祸首就是她,该怨恨的对象也是她,不管是二彪子还是左玲都把枪口对准了她。

左玲直接哼声道:“别说没用的,还不过来帮忙收拾。”

二彪子也跟着哼声道:“什么破电磁炉,炒个菜也能给整糊巴了,薇薇,你来收拾一下。”

左薇走进厨房,看着里面的二彪子和姐姐左玲,面对他们的话语,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来了一句,“你们不会在厨房没干好事吧?”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