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轻点好涨要尿出来了_办公室调教电动棒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啊轻点好涨要尿出来了_办公室调教电动棒

来源:FK美剧人气:522更新:2019-07-31 10:07:27

慕容方容有些吃不住劲了,想她活了这么大岁数了,事业上一帆风顺,一开始就是人人景仰的老师,后来更是当了校长,在镇上那一亩三分地上,她慕容校长有的时候说的话比镇上领导干部还好使,她教过的学生有的都到县上,市里,甚至省里,外省京城里混得不错了,这样也就导致了她比较清高的一面

但是现在,让一个农村妇女指着鼻子骂自己,她那能忍受得住,站出来,冷着脸道:“这位女士,话可不要乱说,你看见我和二彪子干什么了,没有亲眼目睹就没有发言权,要是你再这样,我可以去告你诽谤。”

马翠花是什么出身,她是乡下妇女出身,更是乡下有名的泼妇出身,眼见慕容方容挺身站出来,她是丝毫不屑地放在眼里,这个女人一看就气质很好,大概岁数跟自己差不多吧,二彪子这小子好象就喜欢这种成熟类型的,这个女人那凸凹有致的美妙身子,亭亭玉立,袅袅婷婷,玲珑剔透的身材,腰间一个皮带卡身凸现出风姿绰约的身材,她肩若刀削,蛮腰纤细动人,阳光下的这个女人光洁如玉,一头美丽的黑发随着微风飘拂,弯月般的柳叶眉,一双明眸如星辰如明月,娇巧的琼鼻,桃腮含嗔,小巧的两瓣**,不施脂粉的脸红晕片片,如雪玉般晶莹的肌肤嫩泽如柔蜜,身姿曼妙纤细,温柔婉约,穿着一件素色的连衣裙,朴素大方,宛如一朵刚出水的玉莲花。

尤其是胸前的那段令大部分女人望尘莫及的圣母峰,因为她双手环抱着一件女士小包的挤压更是显得挺拔丰硕,衣领微微向外翻露,露出成熟的美,浑身散发出来的一种绝世的风情,绝对能让男人看得怦然心动。

当然,这个女人长相那也是有着姿色的,漂亮美丽,是有,但更多的可以用一种知性美来形容,戴着一副小黑框眼镜,长头发却是垂肩披散,瓜子脸蛋,本有那种很古代的传统美,好象有一种形容说这种脸蛋是那种狐狸精的脸蛋,天生就会媚惑男人,可是在她的脸上却完全看不到那种气质,反而有一种很淡然,很知性的气质。

要是一般情况,马翠花也不想得罪这个一看就是有学问的女人,别看她没什么文化,对这种有学问的人还是比较尊重的,但是这种情况下她可就不管谁是谁了,把眼一瞪,柳眉一竖,哼了一声道:“啊呀,这谁啊,别跟我这玩什么法律啊,还告我诽谤,我还没告你勾搭人家男人,破坏人家幸福生活呢,切,不要脸的骚女人,跟这装什么正经人啊,最见不得你这样的,外表好象**烈女,骨子里啊,其实比谁都骚。”

“你————”慕容方容暴怒,农村女人说话那叫一个口无遮拦,什么难听说难听,马翠花自认现在已经是城里人了,但是关键时候,她还是暴露出了农村泼妇的本色,几句话就把慕容方容说了一个狗血喷头。

慕容方容这个时候可真的是气坏了,让人指着脑袋骂成骚女人,虽然她昨天晚上还真的做了一把骚女人,可是能做是一回事,让人家说出来又是一回事啊,她可真的是气得暴跳如雷,怒声道:“你到底是谁啊?我勾搭人家男人,怎么着,你是他的女人吗?”

马翠花轻蔑地一笑,然后很是得意洋洋地道:“这个还真的是让你问着了,别以为我是没有什么名分的,哼,你知道二彪子的媳妇是谁吗?”

慕容方容没好气地道:“废话,这谁不知道,马金花镇长吗,怎么着,你就是马金花镇长,切,我看着也不像。”

马翠花这个时候倒没有生气,反而还沾沾自喜地道:“我当然不是,不过你知道马金花是我什么人吗?哼,说出来不怕吓死你,马翠花是我亲妹妹,我是她大姐马翠花,你说我有权利管这个事没有啊?”

马金花的亲大姐马翠花,那就是说二彪子是她亲妹夫,而她则是二彪子的亲大姨子,要是按照这个关系来论的话,人家还真的有权利抓自己这个勾搭男人的骚女人啊,不管怎么说,人家帮着自己亲妹妹抓骚女人不为过吧,一句话说得慕容方容是哑口无言啊!

看见慕容方容被自己说得低着头不说话,马翠花更加得意,也更加嚣张起来,张口道:“月月,来帮忙,咱们娘俩替你小姨把这个勾搭你小姨夫的骚女人给收拾了,让她长长见识,以后还敢不敢出来偷人。”

卢月月其实一开始也真的挺气氛的,因为她对二彪子也有着少女莫名的心思,但是她一眼就认出那个和二彪子出来的女人是谁了,也许她不认识自己,谁让自己学习不太好,不惹人注意呢,但是当学生的谁又不认识一校之长呢,有些吃惊二彪子有这么大的本事吗,要知道慕容方容校长优雅学识的一面可是让无数学生为之倾倒,在她们眼中那样优秀的校长会让二彪子,她的彪子哥哥给弄上他的**去,可是事实又胜于雄辩,都这个样子了也没有别的解释理由了,而就在她小心眼琢磨的时候,她的娘马翠花已经对慕容方容发起了全面攻击,直把慕容方容给击打得说不出话来,而看她娘的样子,好象还要趁胜追击,说还不过瘾,要联合她们娘俩一起去动手打人家。

赶紧拉了拉她娘的胳膊,小声道:“娘,娘,别乱来,她,她是我们高中学校的校长。”

“什么?什么校长?”一开始马翠花还没听明白,有些怔然,“你认识这个骚女人?”

卢月月一阵脸红,她娘的泼妇粗俗真的是让人无法接受啊,她继续小着声音道:“就是我们高中镇一高的校长慕容方容。”

这个时候一边的华敏也跟着插话道:“翠花姐,慕容校长也是我们原来环卫局局长胡大海的媳妇,我们李局长和她都认识,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吧!”

华敏虽然心里也已经认定了二彪子和慕容方容的关系不会那么简单,但是因为二彪子的关系,也因为慕容方容的关系,这个时候她绝对不能落井下石,要不然等待她的后果一定没有好果子吃,所以这个时候她不得不为慕容方容说话了。

“啊,她还是校长啊!”马翠花听到这个事后不但未害怕,反而有些兴奋起来了,“正好,校长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怎么着,慕容校长是不是,你勾搭人家男人是怎么回事,你要是不说个清楚,我就到你上级那反映情况去,我让名声口水臭死你!”

马翠花那是什么人,那绝对是泼妇中的泼妇,一听慕容方容是镇一高校长之后她顿时就抓住了这个弱点,要是一般人还真的不好对付呢,但是正是这种有身份有地位的人,她们肯定是要为名声所拖累的,不怕你官大,你官再大上面也有人吧,不怕你有身份有地位,这样我用口水也能把你淹死。

果然,当慕容方容的身份公开之后,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,身为一个教书育人的学校校长,要是真的爆出她这么大岁数一个女人去勾搭一个那么小岁数的男人,最关键的是她有家庭有男人,而人家也有家庭有女人,这样的关系不亚于一颗原子弹,扔下去就能炸得自己魂飞魄散,连个骨头都不剩。

看着脸色紧张慌张的慕容方容,二彪子知道这个时候应该他出面了,不然马翠花这个乡下泼妇能把她讲究死,赶紧上前一把拉过慕容方容,将她藏在自己身后,嬉皮笑脸地道:“我的翠花婶子,我的翠花大姐,那个,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别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好不好,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一个环卫局局长了,要是把事情闹大了,对我的影响也不好啊!”

马翠花斜眼看着二彪子,对于这个男人她是没有嫉妒只有恨了,这小子太花花肠子了,其实她倒是对他跟别的女人睡觉这个事不是那么恨的,她恨的是这小子居然丢下她们几个美女一晚上不管,跟别的女人睡觉去了,这让她觉得丢了面子,心有不甘,所以才借题发挥把这个事情闹大了,反正她乡下娘们一个,怕什么啊!

“二彪子,这我就是给你面子,要是不看在你面子上,我能这样声音说话吗,我现在早就满大街嚷嚷去了,我让那个什么破学校校长立即就成破鞋,省城没认识人不要紧,回咱镇上我能把她讲究死,你信不信?”马翠花的嘴那是厉害得能杀人了。

二彪子赔着笑,“信,信,我当然信了,看在我的面子上,这个事咱就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好不好?”

马翠花用嘴巴撇了撇他后面的慕容方容,似笑非笑道:“你出头算个什么事啊,让你那女人出头啊,要是她能说两句好听的,我没准心一软这个事就算了,反正我知道你这小子的德行,花花肠子一大堆,干这个事也太稀疏平常了,我要是都管,我管得过来吗,我那个妹妹啊就是个苦命的人!”

慕容方容尽管在心中愤恨不已,但是这个时候她也沉下心来,要是马翠花真的把事情闹大了,确实对她影响不好,她也不是那种死犟不肯低头的人,眼见形势都这样了,她也没有让二彪子为难,转过身来,轻声道:“翠花大姐吧,行,今天这个事呢是我不对,这种事情你发火也很正常,这样好了,这个事就这样吧,以后呢我也不纠缠二彪子了,咱们各走各的路吧!”

二彪子一开始听着还觉得可以,慕容方容的姿态放得很低,虽然受了点委屈,但是这个事情也算圆满解决了,但是听着听着他就觉得不对劲了,要跟他不来往,这个事可不行啊,他可是刚刚吃了一个美味,还没等回味呢,就直接跑了,顿时脸色就变了,一把将慕容方容拽过来,哼声道:“方容嫂子,没有那么严重,多大点事啊,还跟我断绝往来,我告诉你,没有我的同意,你敢说这个就是不行!”

“啊,你松手啊!”慕容方容可没性到二彪子在这么多人面前就对她动手动脚的,使劲挣扎着,脸蛋羞得通红通红的,最后实在挣扎不开,含怨带气地对二彪子暗下黑手,利用身体挡住那边几女的视线,偷偷的伸出“毒手”对二彪子腰身的皮肉进行一连串的揉掐捏。

二彪子结实的肌肉对慕容方容那抓痒般的是一点也不放在心上,乐在其中的享受着她的“**”,抱着她更紧地道:“方容嫂子,你要是敢再说这样的话,我就现在亲你。”

“啊!”慕容方容吓得一呆,却是慌了手脚的不敢使坏了。

然后二彪子又冲马翠花一吼道:“翠花婶子,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!”

马翠花面对二彪子似乎真生气的一吼,俏皮的吐了吐舌头,得罪二彪子她可真是得罪不起,就说他不来找自己,就让她受不了,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生命中最中哟的男人了,然后双一撒,带着笑容,道:“这个可不是我想要的,呵呵,刚才开个玩笑,那个慕容校长啊,二彪子的德行我们大家都知道,他就是一个随便的人,他随便起来不是人,我的话呢你也别放在心上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刚才就当我放屁了。”

慕容方容一愕,这个时候她才突然发现二彪子的影响力还真的是很大,让一个女人对她的情敌服软,这样的男人霸道得让女人窒息,不过一想到他在那方面是那样的勇猛,这样的事情似乎也就能很好地解释了。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