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_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_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

来源:FK美剧人气:681更新:2019-07-31 10:04:04

二彪子农村土老冒出身,见得少,根本就没见过什么世间,碰到这样稀奇的事,自然是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,不过他的接受能力很快也很强,短短的一段时间,从最初的震惊,到现在已经基本能够接受这个事情

那光头男掀开被子,很是自然地套裤衩子穿衣服的,从一边的裤子里摸出几张红票子,连看都没看,直接就甩开了那个骚骚女,嘿嘿地道:“不错,姐们活是不错,下次我乘这趟车还好你啊,多的就当小费了。”

这家伙还真的是财大气粗,然后冲二彪子笑了笑,“哥们,你挺厉害,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真多么遇到过比我厉害的,交个朋友,鄙人郑经,不过人却不太正经,人家都叫我郑秃子,省城人,有事到省城找我好使。”

二彪子笑了起来,这家伙还真的挺豪爽的,给钱爽快,说话爽快,要说二彪子还真的就喜欢这样爽快的人,也是哈哈一笑道:“我叫李二彪,人家都叫我二彪子,李家村人,要是哥们有时间到我们李家村去,别的不好说,这个山珍野味我全都包了。”

“哈哈,哥们,痛快,那就这样说定了!”叫郑经却很不正经的郑秃子明显是个自来熟,说话那也是爽快痛快。

“没问题啊!”二彪子那也是爽快痛快的人,两个人倒是一副想见恨晚的样子。

而被窝里,接过几张红红的票子,骚骚女不管不顾兴奋地数了起来,她这么一动作,盖在被子里面的雪白身体裸露出来大半,大得晕人的女人东西颤颤巍巍地就那么当啷着,离得那么近,不看也能看见,直看得二彪子直眉瞪眼,要说这个女人是挺大的,绝对比之马翠花有过之而无不及,也就在二彪子见过最大的干娘胡美花和俄罗斯美妞莎拉波娃之下,不过大则大矣,有一点她是无法跟干娘胡美花和俄罗斯美妞莎拉波娃相比的,就是跟马翠花也无法相比,穿着衣服看不出来,她这一脱了衣服,没有了那罩子的束缚,顿时就是全部都暴露了出来,而这缺点也自然而然地暴露了出来。

评价女人那个部位男人是在心中有个标准的,大是一个方面,还有一个方面那就得要挺要翘,形状要好,比如李大桃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,她的那个地方不是最大的,但是因为形状似两颗桃子的缘故,相反比那些大的还要更加吸引男人的眼球,所以说这个不能以为大就是唯一的标准,男人的眼光有的时候刁着呢!

而那个骚骚女从外表上看大的标准占了,但是这一脱光了,其别的标准就有些不堪入目,那么大的两坨东西,不往上挺不往上翘,却偏偏下坠了下来,地心引力是巨大的,有的女人是逃脱不掉这个定律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的东西也在逐渐地下坠,这是不可避免的现象,如胡美花那样违背自然物理生长的,那绝对是千百个女人中也罕见一个的,所以,一见之下,二彪子的心也一下子冷静了下来,面前这个女人让他有些倒了胃口,看见这个女人就是露着点呢也没有了吸引力。

但是那个女人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露底了,把二彪子已经给吓走了,她一见二彪子似乎在看她,竟然又发着骚地对二彪子飞了一个媚眼,娇笑道:“兄弟,昨晚你也挺棒啊,要不要试试不同风味的女人。”

说着挺了挺自己的引以为傲的大家伙晃到二彪子眼前,骚到骨子里的骚骚,这女人为了钱也太恬不知耻了,亏二彪子昨晚还对其抱有那方面的幻想,却不知她那地方说不定让多少男人日过,那个地方早他妈的黑了,身上也不知带着啥脏病没有,现在想想恶心死人,二彪子还没下贱到花钱去满足自己那方面需要的地步,他也是不缺女人的,不,是花钱满足那方面需要也要找身子干净的女人,这种女人不要也罢!

轻视之心一起,对面的女人立马由昨晚印象中的骚骚女神转变成了破烂低贱的脏货,连那对大得不像话的女人东西也提不起二彪子丝毫的兴趣来,但还没等二彪子开口说话,二彪子身下的下铺有一女声啐了一句道:“切,别不要脸了!彪子哥哥才看不上你呢!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,下铺的卢月月说话了,小脸一仰,美丽的脸蛋透着那样的骄傲,那样的自豪,让人一看就知道她对二彪子是多么地信任。

骚骚女一听对面小姑娘这样指责她,顿时脸就有些挂不住了,把被一蒙,她坐了起来,气急败坏地道:“怎么着,小妹子,心疼你的情哥哥了啊,切,你也不看看你的情哥哥是什么人,昨天晚上他可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做那个事的,你呀,就别痴心妄想了。”

漂亮的女人总是互相嫉妒,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的,卢月月既年轻又漂亮,自然是让骚骚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,说话也自然而然地跟着难听起来。

本来那边正吵着呢,这边一起事,马翠花首先就掉头杀回来了,欺负她宝贝闺女,那就是要她的命啊,那她那能干啊,使劲一拍自己的铺位,镇得下面的中铺镇天响,把中铺的骚骚女吓了一大跳,马翠花嗷嗷直叫道:“你个骚女人怎么说话呢,不会说话就把嘴巴闭上,谁裤裆开了把你个货给露出来了,要是再敢说我闺女一句坏话,老娘跟你不客气。”

卢月月眼见自己娘上来帮忙了,顿时更是有了底气,哼了一声道:“娘,别跟这种女人说话,跟她说话都脏了我们。”

女人跟女人叫板有的时候比男人跟女人叫板还嚣张,人家娘俩联手,骚骚女一个人孤木难支啊,正好这个时候她听见那大胡子仁兄跟华敏叫板,知道这几个人是一伙的,顿时就大叫大嚷道:“哥们,胡子哥们,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,对,对头,她们几个就是出来卖的,我看她们是没看上你,嘿嘿,人家有那棒小伙子,你算个什么啊!”

大胡子仁兄本来已经煽动好几个人过来叫板了,现在听见又有人来帮自己,也不管那么多了,这个时候就应该同仇敌忾啊,他嘎嘎地道:“对头,对头啊,我早就看出来了,你说说,你干就干呗,现在干这个行当又不丢人,大家给评评理,大家都看一看啊,这几个女人不是明显欺负我们消费者吗,作为消费者,我有权利告你们啊!”

一个斗大的拳头恶狠狠地把那大胡子仁兄的脖领子给拽住了,二彪子猛地冲铺位上冲下去,他的动作就如一头正在捕食的猎豹一般,一击必中,直接命中目标,那大胡子也就一米七几的个头,一百五、六十斤的体重,但是在二彪子的手里却是轻若无屋,轻松地就将他给提了起来,双脚离地,二彪子不发威,你当我是病猫呢啊,不屑地道:“小子,会说话吧,不会说话爷爷教你怎么说中国话!”

“啊,啊,啊————”那大胡子仁兄想说话,却是脖领子被拽住,勒住脖子,根本就说不出来,反而连呼吸都困难了,两只手拼命地拽住二彪子的手,想让他的手松开,可惜他的手劲跟二彪子那是没法比,两只手也掰不开二彪子一只手,只是艰难地发出呜呜的叫声。

“二彪子,二彪子,松手,松手啊,别把事情闹大了。”本来正跟那骚骚女吵吵的马翠花眼见二彪子冲下去动了手,顿时花容失色起来,她可是从小看着二彪子长大的,知道这小子的脾气禀性,这小子那就是一个彪脾气,以前小的时候那一言不合就动手,而且下手还没有个轻重,手黑着呢,这个时候别一个气急弄出点什么事情来,她也急忙跟着下了铺位。

而一边的华敏也吓了一跳,本来她是很气愤的,但是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气愤,生怕出点什么事情,她也是见识过二彪子的身手的,在环卫局他怒打苟勇贵副局长的场面她可是亲眼所见,但是现在这个环境可不是镇上,这可是火车上,公众场所,真要打起来你还跑得了,赶紧的在被窝穿衣服拽裤子,嘴里也嚷嚷道:“别打,别打啊!”

反倒是一直坐在下铺的卢月月眼见二彪子出手了,却没有害怕的样子,而是一脸兴奋的样子,这才是她印象中的彪子哥哥,太有男子汉气概了,悄悄的挥舞着小拳头,悄悄的在心中呐喊着,“揍他,揍他,揍他个混蛋,嘿嘿,这才是我心目中那个最完美最男人的彪子哥哥!”

二彪子的拳头没有挥下去,要是搁在二彪子以前的脾气这个时候拳头早就下去了,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,人总是会改变的,随着年龄的增长,随着阅历的增长,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改变,而且现在这种场面也容不得他动手,那边听到动静的火车列车员已经过来了。

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住手,给我住手!”这是一个男列车员,看到有人打击出来阻止了。

这个时候,马翠花也下来拽住二彪子的胳膊,大声地道:“二彪子,别胡闹,快松手,快点把手松开,这不是咱李家村,你可别冲动啊!月月,你还不来帮忙劝劝。”

卢月月这个时候也看出形势有些不对了,赶紧的也站了起来,去拉二彪子的胳膊,嘴里轻声道:“彪子哥哥,彪子哥哥,犯不着为了这种人动手,动他就脏了你的手了。”

二彪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脾气是压了又压,这个时候他知道不能动手,要是真的动了手,这不是李家村,也不是镇上,真的动手打了人,这是一个法制社会,他就得付出代价来。

在一众人的注视眼神下,二彪子缓缓地松开了手,而对面那大胡子仁兄离地的脚也慢慢地着地了,脖领子上的手也慢慢地松了开来,终于,二彪子无奈的把手松了开来。

而那大胡子仁兄惊恐的眼神顾不得掩饰,就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刚才那一刻,他能感受到二彪子暴虐的杀气,要是没有人在,他几乎能肯定这个比野兽还要凶狠的人直接就能把他给掐死,在那一刻,死亡是离他如此的近,这也让他第一有了面对死亡的感觉,刚才被拽着脖领子还没觉得,这一下来却感觉裤裆下面湿漉漉的,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吓得尿裤子了。

男列车员快步走了上来,其实火车上鱼龙混杂,什么人都有,加上空间狭窄,人都赶路办事回家的自然难免心烦气燥,发生这种打架斗殴的事情也属于正常,只要不出现大的事情那就基本没什么事情,眼见双方分开了,也没出什么事,他赶紧的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马翠花赶紧的道:“没事,没事,没什么事!”

不过,这个时候,中铺的骚骚女冷不丁来了一句,“怎么没事,大哥,刚才那小子可是拽着人家脖领子要杀人啊!”

“你个不要脸的女人,列车员同志,抓她,赶紧抓她,她在火车上干那种事情,卖自己给男人,这不是犯法的吗?”卢月月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,就这么一句让那骚骚一时哑口无言。

看到面前这个美丽可爱的小姑娘这样一说,那男列车员顿时就呼吸一紧,要说卢月月本就是美貌的小姑娘,青春气息洋溢逼人,一看就让人非常有好看,那列车员看了看骚骚女,没好气地道:“又是你,怎么着,上次进去没多久这又是出来了,还在我们火车上干这种事情,看来你是还想进去啊!”

“啊!”骚骚女一句话就被顶得说不出话来,不由得暗恨自己刚才没事来那么一句干什么,这下把自己又给撂里头了,在外面花天酒地的还有男人,进去之后那可是什么都没有啊,把头一蒙,缩到被窝里不敢说话了。

而那男列车员转过头冲卢月月一笑道:“老妹,举报得好,对待那种人就应该这样举报。”

卢月月听完那是嫣然一笑,但马上就又轻声道:“大哥,你可得主持公道,为我哥哥做主啊!”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