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满了不许拿出来玉势_好大好硬我还想要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灌满了不许拿出来玉势_好大好硬我还想要

来源:FK美剧人气:215更新:2019-07-27 11:41:23

“没有热水!”马金花气呼呼的一句话,就自顾自地回自己房间去了,把门一关,听声音,里面居然还上了锁

剩下屋子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,马家姐妹都笑了起来,马翠花笑眯眯地道:“二彪子啊,怎么弄的,你媳妇看来是不怎么待见你啊!”

马玉花也是一副看笑话的模样道:“我算是看出来了,这小子就是跟我们有能耐,跟家里一点也不好使,还是自己媳妇知道心疼啊,估计他在家就是个三把手。”

“不对啊,怎么是三把手,金花和他又没孩子,满打满算也整不出三把手啊?”马翠花疑惑地问着。

马玉花吃吃地笑道:“金花是一把手,还有金花养的那条绿毛小王八呢,那是二把手,这不一排下来,他也就是三把手了。”

“哈哈,哈哈哈,哈哈哈哈!”马翠花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,一对颤巍巍的李家村第二“凶”器那是真叫一个杀气腾腾,气势汹汹啊!

二彪子脸色由黑转白,由白转红,由红转绿,由绿转青,就跟川剧里变脸一样,短短一会儿工夫,就变换了好几张脸,叫人不得不感叹中国古老文化的博大精深啊!

那两姐妹就跟没看见一样,继续在那刺激着二彪子的神经,马翠花呵呵的笑着,眼睛眯成一条缝,道:“玉花啊玉花,你这张嘴可真够损的啊!”

马玉花得意地一笑,“大姐,我怎么就嘴损了,不能这样说啊,我只是实事求事地说出来罢了。”

二彪子的脸色沉得都吓人,眼见两姐妹还说个没完,他猛地长身而起,直接就往里屋走。

马玉花似没眼力地问道:“二彪子,你干什么去?”

二彪子头也不回地道:“不干什么,我找我媳妇马金花去。”

马翠花嚷嚷着道:“金花在屋里休息呢,二彪子,这个时候你去干什么啊?”

二彪子怒声道:“我的媳妇我管得着,哼,你们给我看着,到底谁是家里的三把手。”

看着二彪子气冲冲地走了,马家姐妹互相对看了一眼,却是心领神会地笑了,马翠花小声音道:“成功了!”

马玉花点着头道:“成功,鱼儿已经咬钩!”

马翠花低声摇头道:“金花啊,别怪大姐把祸水往你那引,谁让咱们是亲姐妹呢,我也是为你好,我们姐妹制服不住那小子,你一个人也制服不住那小子,只有我们姐妹联手,才能其利断金。”

“大姐,你觉得你这个办法能成功吗?”马玉花这个时候有点不确信。

马翠花眼中精光四射,“成也好,不成也罢,对我们不是也没什么损失吧!”

“嘻嘻!哈哈!”

“嘻嘻!哈哈!”

姐妹两个人对上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然后就马上就不约而同嘻嘻哈哈笑了起来,一切尽在不言中!

从最开始两姐妹的不和,倒因为同时跟了一个男人不得不在一起,到现在那是亲得不能再亲的亲姐妹,马翠花和马玉花一个动作,一个眼神,都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二彪子来到马金花的房间门口,轻轻推了推门,却是没有推开,门在里面给锁上了,有心回去,可又承受不住那两姐妹的冷嘲热讽,二彪子最受不得这个激,他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,佛争一柱香,人争一口气,本来二彪子是没有那方面的心思的,但是让这两姐妹一鄙视,他的雄心壮志又起来了,你们不是说我征服不了那个马金花吗,那么我就偏偏征服一个给你们看看,都是女人,我二彪子在女人当中是无往而不利的。

“金花,金花,把门打开,我跟说点事!”门锁着,进不去,没办法,二彪子只好采取怀柔手段。

好半晌,屋里才有人说话道:“我没什么跟你好谈的,你和我两个姐姐去谈吧,我累着,要休息一会儿。”

“就打扰你一会儿时间,怎么着,我是你合理合法的丈夫,和自己媳妇谈点事难道还不行吗?”二彪子斥声道。

“哼,你还拿我当合理合法的媳妇啊,那你和别的女人睡觉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,现在咱俩的关系就是一纸婚书的关系,你要是不喜欢,咱们可以随时离婚,民政局我一句话就能把咱俩的离婚给办了。”屋里的马金花很不客气,甚至带着一丝抱怨和怨恨的意思。

二彪子听得一怔,这样还真像一个独守空房的怨妇抱怨她的丈夫去外边找别的女人啊!

人家就是不开门,楞是没有什么办法,总不能直接踹开门硬闯进去吧,里面是他合理合法的媳妇,不是杀父的仇人,用不着这样干,偷偷瞄了瞄客厅里的马翠花和马玉花姐妹,客厅又回不去,要是回去他二彪子的脸面可就全都丢光了。

压低了声音,二彪子用威胁的语气道:“金花,你不开门是不是?”

屋子里沉默了半晌,才传来马金花的声音道:“不开!”

二彪子狰狞一笑,继续笑着道:“那好,翠花和玉花可是看我笑话呢,既然我过不好,那你也过不好,要不好大家一起不好,我就请翠花和玉花免费欣赏一下国产大片,嘿嘿,由她们最亲最爱的小妹马金花担当女主演,由我二彪子担当————”

这边正兴奋地说着,那边门猛地一开,冷冷地脸蛋就跟那冬天里结冻的冰面一样,硬邦邦的无一丝裂缝,要说马玉花绝对是一个美人,马家共有三朵花,认真比较起来,纯粹论美丽程度,最美的怕还是这个小妹马金花,大姐马翠花次之,二姐马玉花,但是要论风情吗,只怕要倒过来排了,此时的马金花已经不是美女,而是直接化身为镇长了,长年累月的积累,领导的气度展露无疑,冷冷地道:“走,进屋说,别在这丢人现眼。”

领导风范,这就是领导风范,二彪子最羡慕的就是这种领导风范,他可是向往着当领导往上爬呢,闪身进了屋,回头马金花要把门打开,但随手二彪子却拉上门,并把门给上了锁。

马金花冷冷地脸蛋瞬间就一滞,眼神里略带一丝惶恐地道:“大白天的,你锁门干什么?”

一张大脸上浮现出邪邪的微笑,嘴脚一咧,露出那森寒的牙齿,嘎嘎,嘎嘎地道:“刚才你不是锁门了吗,我这是帮你锁一下,再说咱们是亲两口子,那是领过证的,你还怕个什么啊?”

马金花心神一颤,她不是不怕,她是真怕这个男人啊,这小子就是个彪货的,有的时候根本不按常理出牌,她这个镇长也奈何其不得,并且几次都遭了他的毒手,强迫着自己做那种事情,还拍了片子啊,现在一看到这个二彪子,她腿肚子就转筋,心里直打颤啊!

当然嘴上不敢承认,马金花要保持她的镇长威严,冷声道:“好了,锁就锁好了,我怕你个什么,只不过你小子太不是东西了,那种事情你都给录下来了,你,你让我说什么呢,你就是那个心理变了态的那种恶心人,快点把我手机还回来,把里面的内容删除掉,要是让别人看见了,我这个镇长还干不干了。”

“干啊,怎么不干啊,镇长还不干,嘿嘿,我最喜欢‘干’镇长了。”二彪子丝毫不把她的话听在耳朵里去,你说是你的事,我听是我的事,反正我才不上你的当把手机交出去呢,以后没抓住这个女人的把柄,这个女人的眼睛都能长脑瓜顶上去,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,但是现在怎么样,还不是乖乖让他左右,一句话说出来,那是相当的好使。

马金花脸蛋一红,这小子三句话不离本行,就是那个德行,不跟他一般见识,她随手想要出去到客厅里去,那里有她两个姐姐,她觉得还是客厅比较安全一点,这里怎么觉得怎么不太安全。

眼见马金花不离他说话,转身就要走,二彪子那能让她走掉,三步两步就窜了上去,一把将马金花胳膊给拽住,嘴里嘿嘿道:“金花,走什么,你是我媳妇,咱们是亲两口子,跟你男人我说几句贴心的话。”

马金花一摔胳膊想摔出去,但是她错误地估算了二彪子的力量,这一下不但没摔出去,反而借着力让二彪子一拽就给拽到他怀抱里去,一股男人的气息让她慌乱起来,嘴里叫嚷道:“不,不,别,别,大姐和二姐在客厅里呢!”

二彪子哑然失笑,都已经和马金花有过几次男女关系了,这个女人还是那样的怕自己,也是,每一次和她在一起,都不是两情相悦的,而是他主动她被动的,看来这一次也不能例外啊,为了让客厅里的马翠花和马玉花看看他二彪子是不是怕媳妇的人,今天他就只能再一次主动一把了。

“你干什么?你干什么?你干什么啊?”马金花惊恐地叫了起来。

一张血盆大口恶狠狠地冲了上去,目标就是那不远之处一张红唇香口,二彪子却是君子动口不动手,做了一把裙子,动上一了会儿自己的血盆大口。

只叫嚷了几声,她那上就想叫却是叫不出来了,二彪子直接封住她的嘴,咿咿唔唔地想叫也叫不出来了。

二彪子君子动上口,那是一动动到底啊,把舌头伸了进去,去寻找她的那条小,然后去吸里面甘甜的味道,甘甜的汁液,咕嘟咕嘟,喉结在不断地鼓动着,那是他喝着女人的香液只觉得是人间最好的饮料,比什么可乐雪碧啥的强多了,女人口水,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口水,好喝,太好喝了!

马金花一双眼睛死命睁得好大好大,就那样恶狠狠地看着二彪子,似乎想把二彪子给吓回去,但是她的打算显然是落空,二彪子不但没被吓回去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起来,只感觉自己嘴里伸进来一条翻江倒海的大鱼,就那样在自己嘴里翻腾着,最气人,最羞人的是他居然在喝自己的口水,啊,真的是太气人,太羞人了,也不嫌脏,就那样不停地喝着自己的口水,马金花只感觉一股巨大的男人气息包裹着自己,让自己怎么也挣扎不出去。

两个人吻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,马金花想挣扎出去,但是二彪子就是不让她挣扎出去,二彪子的力量是什么力量,马金花一个柔弱娇滴滴的小女子如何抗衡得了他,不仅如此,二彪子好象还亲上瘾了,喝口水也喝上瘾了,他的大手居然还蠢蠢欲动起来,顺着马金花的腚沟缝,一双大手寻摸了过去,让马金花更加羞愧的是他居然将一个手指插进了她的腚沟里去,现在二彪子是君子动完口该动手了。

马金花就穿着家居服,一件小凉衫,下面一条小西裤,作为一个镇长,马金花在人前不能穿得太花哨,自然裙子一类的东西都是不怎么穿的,穿的最多的就是这种西裤,导致她在家也把西裤当家居服穿了,没要腰带宽松一点的西裤穿着也很舒服,而二彪子就是隔着一条薄薄的西裤,把手指头插进了她的腚沟里去的。

浑身打了一个哆嗦,马金花的脸蛋都羞红得快要喷出火来,牙齿咬得嘎巴嘎巴作响,这个男人,这个男人也不是东西了吧,他居然敢这样对自己,可是转念又想一想,似乎二彪子这小子真的就敢,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她每一次都是毫无办法,只能表示了自己的反抗之心。

“不要!”

“嘿嘿,我就要!”

“真的不要啊!”

“嘿嘿,我一定就要!”
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