挺进老师湿漉漉的花瓣_把她绑在床上轮流 - 窝窝电影网,被窝影院,三级片,播播影院,电影天堂,午夜伦理电影,快播电影网,日本韩国香港三级片,亚洲偷拍自拍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

挺进老师湿漉漉的花瓣_把她绑在床上轮流

来源:FK美剧人气:466更新:2019-07-27 11:41:35

最终的结果当然是以二彪子的强势霸道而告终,这小子霸道起来不是人,杀伐果断,他说什么那就是什么,你的决定根本就无法更改,虽然是他媳妇,虽然贵为一镇之长,但是马金花对于二彪子的影响力那是几乎为零

二彪子一手按住马金花,一手去脱下她的西裤,扣子一解,比较宽松的西裤就顺势滑落,顿时下面风光一下子跃入眼底,一条天然浅紫色的小三角裤衩子,小蕾丝边缘带一点透明的,由于布料太少,居然那个部位还有几根黑色毛发挣扎着钻出来放放风。

要说马金花外表冷淡,一副女强人的模样,但是从她家里的装修,从她身上穿着的贴身衣物来看,她却是一个很闷骚的女人,这样的女人轻易不会被征服,因为她们本身就是强者,但是在她们内心深处其实更期盼一个比她们还强的强者去征服她们,只要一旦征服了她们,她们就能变成一个小女人,一个比任何女人都要女人的小女人。

只是想要征服马金花这样的强硬女人真是太难太难了,你就是能征服她们的身体,也征服不了她们的心灵,更何况二彪子还是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去强行上她的,即便真的得到了她的身子,也阻挡不了她内心里厌恶的情绪,眼见阻挡不了,马金花也就不去管了,又不是黄花大闺女,这种事情又不是没见过,再说已经让二彪子给强行弄了好几回了,连录象都被拍下来了,她还怕个什么呀,不就那么回事吗,男人的东西又不是没见过,他二彪子的东西又不是没见过,马金花那是不在乎了。

二彪子也算摸准了马金花的脾气,这个女人软的不行,那就得来硬的,只要自己够强硬,她马上就软下来了,镇长的外衣只是一个保护伞巴了,把那个保护伞拿掉,她也是一个女人,一个很女人的女人。

二彪子搂着她的身子,从上往下看见她的身子依偎在自己怀抱里,黑亮的长发随着身子的抖动而飘动,一张精致的脸蛋总是冰冷一片,就是在这种时刻,她还努力保持着一个镇长的气度,可是越是这样,越让二彪子有一种想要征服的感觉,高高在上的女人总是能惹起男人强烈的征服感觉,看着看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,二彪子猛地抓住她的一双纤手,扳过她的身子,直视她那双美丽的瞳眸,轻轻地,缓缓地俯身,再一西去覆占她娇嫩的,双臂一使劲顺势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。

马金花挣扎着道:“别亲嘴了,你想干就干吧,老亲个什么啊!快着点,我姐她们就在外面呢!一会儿让让她们笑话了。”

“闭上眼睛,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,难道你不想我吗?再说了,你和我是合理合法的夫妻关系,别人笑话个什么,嘿嘿,还有你两个姐姐可不敢笑话你,嘿嘿,你们都是一个样的。”二彪子低头在她耳畔吹气,灼热的唇如野火般点燃着她身上的每一根神经!

当二彪子湿润的舌头霸道地顶开她的红唇,滑入她的口中不住探伸,去煽惑她的那方面火焰。令她迷失于激情之中!

一股不知名的灼热由腹中窜起,迅速蔓延全身每一个零部件,马金花只感觉双脚不听使唤地松软下来,使她只能依附在二彪子的身上,她虽然是一个镇长,但那只是身份地位,骨子里她依旧是一个女人,在二彪子高超技巧的热吻之下,她渐渐地迷失了自己,瘫软在二彪子怀抱里,让他予取予求。

二彪子慢慢地把她放在她的那张睡觉的大床之上,并迅速地脱掉自己身上的束缚,俯身将她压入粉红色的被子中,轻柔地吻上她的红唇,占有着专属她口中的蜜津,良久,良久,二彪子才松开口!

“金花啊,你给我牢牢记住,你是我的,你是我二彪子私人的,今生今世你跑不掉的!”二彪子我霸道地在马金花耳畔宣誓,啃咬着她细如瓷瓶的颈项,在上面留下无数只属于自己的印记。

“哦”一声轻吟由马金花的口中溢出,迷失在二彪子激情中的她这时意识早已变得模糊不堪,任由二彪子的随意将她处置。

马金花微弱的声一下子使二彪子的那方面想法燃烧得更为炽热,无遮拦的那个部位瞬间绷得站立起来,那种急欲释放的感觉令二彪子不自觉地发出一声低吼,迅速撩开她的衣衫,拉至腰间,不安分的手隔着薄纱罩罩轻轻揉弄着她早已昂挺的,一会后熟捻地推开小罩罩,低头含住她昂扬的粉红娇嫩的樱桃肉,品尝着她的甜美。

“啊”马金花口中不断溢出细声娇吟,松软的身子,如盛开在风中的花朵,不住地颤抖,她似浑身着了火一样凄惨地叫喊着,两条白实的腿无助地紧紧闭拢夹紧。

二彪子的手沿着她撩人的**缓缓下移,想要去扯去她的最后束缚,那条浅紫色的小三角裤衩子,但是迷失中的马金花却下意识地把腿一闭,死命地不松来,这样脱也脱不下来啊!

“金花,把腿张开,让我来好好心疼心疼你!”二彪子尽量用温柔的语气来减缓她的心理压力,伸手要去扯下她的那条小三角裤衩子。

可是马金花根本就不吃她那一套,就是不张腿,就是不让二彪子得逞。

二彪子无奈,只得采取迂回战术了,把目光瞄向了马金花别的部位,准备下手从别的部位攻击上去,要说马金花那两条白嫩嫩甜腻腻的女人腿真是漂亮,人家那绝对是遗传基因好,跟马家另外两个姐妹马翠花和马玉花一样,马金花的皮肤也是滑嫩,都说一白遮百丑,天生的女人就是比一般黑皮肤的女人吸引男人的注意力,更何况这马金花确实皮肤太好了,不但白而且嫩,触摸上去,弹力惊人,完全看不出来她已经有三十多岁了,就跟那二八小姑娘的皮肤似的,不,甚至比那二八小姑娘的皮肤还要好,就跟那刚出生的婴儿一样,嫩嫩的,滑滑的,白白的,香香的,摸上去手都要打滑。

而且马金花的腿形也堪称完美,上面的大——腿,与下面的小——腿都是黄金比例,她的身材本就是的,而自然也是指她的腿也是长的,马翠花是三姐妹中最丰盈的一个,马玉花的身材也是丰盈多过骨感,倒就是马金花的身材和现代女性中比较喜欢的骨感连上了关系,也不知道是她平时工作太忙累的,还是她的岁数比较小,还没到中年妇女发福的那个地步,总之她的身材如现在模特的那种身材一样,脱光了一看,完全就是极品货色。

而马金花的一双莲足也是非常好看,尽管不是第一次欣赏,但是现在看上去依旧百看不厌,她的这双莲足形状很完美,十指脚指头并拢如青葱一般,指甲修整得整齐,一看就知道她是一个很有生活规律,或者说自身是很自律的人,脚不是很大,不是说女人大脚不好看,但是女人脚一大了给人一种很强势的感觉,要说外表马金花是一个强势的女人,但是在骨子里她还是一个很有闷骚特质的女人,不见她一双莲足上居然还涂着指甲油,不是那种很妖艳的红色,很勾魂的黑色,而是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来的白色,估计她的身份和地位让她有的时候不得不注意一下,但是内在的闷骚气质又让她下意识地给自己找些女人的感觉,二彪子每一次和她在一起的时候,都喜欢把玩的那双美足一番,今次也不例外。

当二彪子把嘴巴凑到马金花的美足之上,宛若捧起一个美味无比的好吃的,又咬又啃,甚至还伸出舌头去舔她那香喷喷的脚指头。

“啊,啊,不要,不要,好痒,好脏的啊!”马金花这个时候再也绷不住了。

“嘿嘿,这下把腿张开不啊?”二彪子笑嘻嘻地威胁着道。

马金花咬紧了牙关,哼声道:“我就是不张,你能把我怎么样,有能耐不嫌脏你就舔。”

得,这个女人还真有挺头啊,不过也是这个女人的美足敏感度不是那么强,要是搁一般人身上,这样早就受不了,但是她硬是能坚持住,二彪子有种一拳头打在空气里的感觉,没打倒别人,倒把自己给打出内伤来。

既然这样效果不佳,那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,恋恋不舍地放下那无双的美足,二彪子目光转过来又转过去,再转过来,然后再转过去,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她就是不张开腿的那个地方。

马金花提心吊胆地微张迷蒙的双眼,看着二彪子想要什么手段对付她,她也只是想恶心一下二彪子而已,她也知道最终自己是逃不掉的,但是让他着急也是自己的一个得意,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太顺利了啊!

“你要干什么?”就在马金花疑惑的工夫,二彪子的的大手已经上去了。

虽然她的两条腿紧紧夹着,但是那么大块地方总不能全给夹住吧,二彪子的手恣意地占有一块地方,三角裤衩子的正中央,然后猛然地,缓缓地挑捻,嘿嘿邪笑中,二彪子忽地将自己的手指直接隔着一层布插入她那个部位上。

“哦!好痛!”这一下弄得马金花顿时僵直了身子,这一下真是下狠手下死手下黑手啊!

马金花强烈要求二彪子的手离开,挣扎中她想要伸出笨拙的手推开二彪子的占有,但却被二彪子一只手就轻易地制伏,牢牢钳制在被子上,跟二彪子比力气,那纯粹就是寿星佬吃砒霜,自己找死!

“乖宝贝,别害怕,我好好来疼你!”二彪子低头含住她的耳垂,轻咬、舔舐地来回逗弄,探入她那个地方的手指也开始缓缓地**、进出、掏探,虽然隔着一层布,但也能感受到里面的温暖,甚至几下之后,那里居然自动地流出水来,慢慢地把那层布给打湿掉,而二彪子的手指头就更加地有了用武之地!

一此起彼伏的催促着马金花不断攀上高峰,一片潮红自她的脸颊迅速烧窜全身,她弓起身子,那个地方紧紧地夹住二彪子探入的手指,缓缓地起舞着,伴随着他的手指动弹而动弹。

“啊!”一更为强烈的,让马金花已经全然忘却了女性的矜持,她身子强烈的抽搐已令她全然崩溃,只留下唇间无意识地传出一声接一声的之声。

二彪子眸中闪现着她的身体,口中呵呵邪笑道:“宝贝,求我,快点求我给你更多的享受!”

“不!”一声轻柔的拒绝声打断了我的狂想,马金花毕竟是马金花,那不是一般女人。

“不?你竟然敢对我说不。”二彪子直接拽下了她的裤衩子,因为他的手指头,此时马金花的两条腿那是再也闭不上了,自然轻而易举地让二彪子得了手,最后猛力地再一次重重地将手指插入进去,比先前更强烈地**着,这是手指与肉的直接接触,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强烈了!

“你说不?我会让你求我!”二彪子低头吻住她的唇,吞入她另一波的!

“我求求你!”似哭泣又似委屈的低吟声又自她的口中溢出,她那个地方已然淌满了,双腿不住地轻颤,忍受不住的她终于投降地开口求我。

“求我什么?”二彪子这个时候倒装了起来,刚才你憋我,现在我就憋你,他刻意地再逗弄马金花起来。
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